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四百零九章 最后一战(四)

第四百零九章 最后一战(四)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

青云飞笑了笑,对着一旁的众人道:“大家都先出去一下吧,我跟雨夜有话要说。”

“可是,雨夜还受着伤呢。”郭敏道。

“放心吧,不会太久的。”

“可.”

郭敏还想要说些什么,陈雨夜就先开口了:“郭敏,你先和他们出去吧,我的伤势不重。”最新小说“”

陈雨夜都开口了,郭敏也不好说什么,松开了扶着陈雨夜的收,跟着一群人向外走去。

“青雯,你也留下。”

青雯本来正随着众人走出工厂,听见青云飞这句话,立马停下了脚步,走到了陈雨夜和青云飞的身边。

等人都走出去的时候,青云飞看着两个人笑道:“雨夜,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你不说我都忘了。”陈雨夜经青云飞这么一提醒,想起了里面还有一个被弓庆辰五花大绑人,“我的知天册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他谁啊?”最新小说“”

青云飞还未说话,青雯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因为她已经从陈雨夜后面那句话,听出来还在小楼里人的身份。

“进去不就不知道了。”

青云飞说着,转身就朝着工厂里面走去,青鲻着受了伤的陈雨夜,跟着青云飞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从新进入小楼后,三个人除了一地的死尸之外,并没有在看到什么活着的人。陈雨夜本来正在纳闷哪人跑哪去了时,青云飞大叫道:“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面”

青云飞的话音落下,陈雨夜就看见,刚刚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绳子,站在了二楼之上。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下面的三个人。

其实,青翱翔从被弓庆辰绑起来后,就一直在偷偷的解绳子,本来都快解开绳子的时候,陈雨夜进来了。这时他改变了注意,想让陈雨夜先跟弓庆辰拼个你死我活,然后找准时机挟持住陈雨夜,不过就在他靠着声音吸引住陈雨夜的时候,李辰闯进来。青翱翔自然不敢再装,立马挣脱绳索躲到一根柱子后面去。

“我本来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啊,哥哥。”站在二楼上的请翱翔冷声道。

“哥哥?”陈雨夜听楼上那人对青云飞的称呼愣了一下,随即马上一脸惊讶的看向了楼上那人,心道,妈的,原来这伙就是青翱翔

“你终于知道叫我哥哥了啊。”青云飞微笑道,“上次你这么叫我的时候,我记得还是我俩很小的时候吧。真怀恋我俩什么都不懂的岁月啊。”

“别怀旧了,说吧,你想怎么样。”

“钦宗内部的事情,自然要由钦宗的人自行解决。”青云飞说着,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所以,今天在这两个小辈的见证下,我俩差不多也该结束这十几年的闹剧,来一个了断了。”

青翱翔这时看向了青云飞身后,看见青雯正扶着陈雨夜,青翱翔露出了笑容:“青雯,你也来了啊。许久不见,你都变成大姑娘了。”

青龃见青翱翔,跟陈雨夜刚刚看见弓庆辰时候的心情一样,毕竟在不了解钦宗、和请翱翔跟她付清青云飞的矛盾之前,青雯一直把青翱翔当成除了青云飞外最亲近的人看待。

“叙旧完毕,我们两兄弟,也该正式开始最后的了断了吧。”青云飞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朝着楼上走了去。

“好啊,我也很想知道,你这些年的武功有没有进步。”尽管青翱翔已经快五十岁了,不过脱掉了衬衣后,他那浑身的肌肉看上去,简直就跟健美先生一般。

青云飞笑了笑,走上二楼后快速的来到了青翱翔身前,一掌劈在青翱翔的腹部。速度之快,陈雨夜根本就没看见青云飞是如何的移动到青翱翔身边的,就看见请翱翔直直的飞了出去。

青雯说过,青翱翔是连铁布衫的。不过纵然他练过铁布衫,青云飞这一掌下去,青翱翔飞了出去,最后装在柱子上才停了下来,嘴角渗出了丝丝鲜血。

青翱翔用手擦拭了一下鲜血,快步青云飞所在移动,同时右手握拳举了起来,等到了青云飞身旁时,一拳打向青云飞,速度跟青云飞刚刚不相上下。青云飞一掌拍开这拳,不过青翱翔的左拳在右拳被拍开的一瞬间,左拳快速挥出打在了青云飞的脸上,青云飞的脸骨瞬间被打断,那骨断的“咔嚓”声,就连在下面观战的陈雨夜和青雯都是听的真切。

青云飞遭此重击,血立马从嘴巴里飚了出来,不过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一声未啃。随即,他一肘打在了青翱翔的太阳穴上,然后又是一脚重重的踩在了青翱翔的脚上。

太阳穴和脚趾头是铁布衫的两个罩门,罩门遭到重击,青翱翔闷哼一声,身子想有倾斜着,青云飞趁热打铁,一掌劈在青翱翔的脖子上,掌收回同时一脚踢出,把请翱翔踢出有两米多远。

青翱翔躺在地上,血不断的从他的嘴中渗出,不过他还是一咬牙看了起来,看着同样比自己情况好不到那里去的青云飞。

武侠小说里,高手过招往往是持久战,不过现实当中越是高手过招,分出胜负的时间就越短,因为一个疏忽,就可能让对手抓住,然后至你于死地。青云飞和青翱翔打斗不过一两分钟,不过两个人现在不仅各自受了重伤,连气息也变得有徐乱了起来。尤其可见,两人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

“看来,咳咳,你武功还是有进步的嘛。”青翱翔咳出一口血,笑道。

青云飞这时也笑了,不过他着一笑,血就顺着他的嘴里留了出来:“你也不差。”

两兄弟这时都是笑着看着对方,不过在下面观战的陈雨夜和青雯心底只有震撼,和一些伤感。

震撼的是,这样的高手对决,有些人一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不过青雯和陈雨夜两个现在却就站在他们下面观战。伤感的是,他们俩不管怎么仇视对方,他们俩始终是亲生两兄弟,世界上最让人不忍直视的,莫过于骨肉相残。

突然,两兄弟同时冲向了对方,一人伸掌,一人举起拳头,看样子好像这是两兄弟最后的了断了。

青雯这时把头埋在了陈雨夜的怀中不敢再看,而陈雨夜死死的看着楼上。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青雯的头发安抚她的情绪,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青雯的手臂。

“咔嚓”

又是两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请翱翔和青云飞同时击中对方的心脏部位。在声音响起的同时,青雯已经开始流眼泪了。而请翱翔和青云飞两兄弟,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一同倒在了地上。

请翱翔死了,没有李辰的不甘,没有弓庆辰的解脱,有的只是一脸平静的死去。而青云飞虽然没死,不过看样子也撑不了多久了。

陈雨夜眼神悲戚的看着倒在楼上的两兄弟,许久后,他叹息一声道。而青雯这时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抬起头看了上面的情况一眼,又低下了头。

“雨夜,青雯,你俩上来。”楼上传来了青云飞,很是虚弱的声音。

青鲛泣着扶着陈雨夜,慢慢的走上了二楼,等到了二楼以后,青雯猛的放开了陈雨夜,然后一下子跑了过去,扑到在了青云飞的怀里。

青云飞笑着颤抖的伸起那满是鲜血的收,摸了摸青雯的头发:“好了,傻孩子你别哭了。”说着,他又看向了站在远处,咬着牙齿眼睛紧闭的陈雨夜,“雨夜,你过来。”

陈雨夜一瘸一拐的走到青云飞的面前,一下子跪倒在他的面前,眼神悲戚道:“青老前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么?”

青云飞摇了摇头,眼睛看着就倒在他不远处,刚刚被陈雨夜杀掉的弓庆辰:“我想这老家伙,一定把我要说的话都已经说给你听了,如果我跟我弟弟两个人不死,就算我们躲起来,也会对你,还有你父母照成困扰的,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有一事相求。”

陈雨夜顺着青云飞的眼神看向了弓庆辰,从刚刚就在强忍着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不过陈雨夜并未想请问那样嚎啕大哭,他用手擦掉眼泪,有些哽咽道:“青老前辈请说,我一定做到。”

“能在我死之前,叫我一声爹么。”

青云飞此话一出,青雯和陈雨夜都是愣愣的看着他。

青云飞笑着抓住的青雯的手,然后放在了陈雨夜的手上:“我看得出来,青儿很喜欢你,你也对青儿情深意重。我再透露你一个秘密,咳咳,在青鲻世以前,我跟你父母就有商量好,把青儿嫁给你了。呵呵,想不到吧。”

陈雨夜双手握住了青雯和青云飞的收,叫道:“爹”

青云飞听见陈雨夜叫了他爹以后,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这时青云飞的眼睛里,已经渗出了眼泪:“弓庆辰和这老混蛋是我和翱翔的挚友,三个老不死的,能够最终聚在一块,这样的结局,真好。”话音落下,青云飞的头偏向了一边,这也就代表着,青云飞,去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