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三百二十五章 这他妈是郭凡尘?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这他妈是郭凡尘?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陈雨夜就起床了无限之血腥进化。他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翻看自己的手机。

未接来电一共有十八个,其中只有十七个都是青雯的,而最后那一个电话才是陈雨夜最想接到的,杨雪的电话。

陈雨夜赶紧给杨雪打了过去,电话通了后,他便迫不及待道:“喂,郭凡尘有消息么?”

“没有,不过好像赵洪德已经知道你在清迈了。”

“哦,他知道了?”陈雨夜虽然也没想这次来清迈不被赵洪德发现,不过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行踪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靠谱么?”

“既然上个月我们能知道赵洪德是抢了那批国宝,肯定是在他中间有安插线人的。这个消息,正是那个线人昨晚上发信息给我说的,他还告诉我,还好昨晚上出去搜你的人有他,不然你昨晚上就死定了。”杨雪的声音听起来很淡定,好像一点也没有因为赵洪德发现陈雨夜而着急,“总之你现在要特别小心,一旦被发现,什么也别管,直接往天朝大使馆里跑,赵洪德应该还没有那胆量打进那里。”

“嗯,我知道了,没事我挂电话了。”

“拜。”

挂掉电话后,陈雨夜就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比昨天能够使得上力了,也没有像昨天那样,动作稍微大一点,就疼的要命。

陈雨夜活动完毕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个时候身体能恢复一点,遇见赵洪德的时候就能多一点的逃脱的机会。

洗漱完毕后,陈雨夜便走出酒店,开着自己那辆破解的吉普牧马人开始按照标记好的寺庙找了起来。可是一天过去了,陈雨夜别说找到郭凡尘了。就连问那些僧人郭凡尘这个名字,都没有人听说过。

“哎,郭凡尘啊郭凡尘,你没事出毛线的家啊。”

晚上七点,陈雨夜走出今天标注上的最后一座寺庙,坐在车上开了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个光,抱怨的想着。不过抱怨归抱怨,抱怨完毕后,陈雨夜便插上车钥匙准备回酒店了。

“叮叮叮。”

就在这时,陈雨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姜维给自己打来的。

“喂,打电话干嘛?”陈雨夜有气无力道。

“老师,我们好像......看到你说的那个人了。”

“什么!”本来死气沉沉的陈雨夜,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来了精神,“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就在我们所住的香格里拉酒店,不远的海天夜总会。”

“好!你们先盯着,我马上就来!”陈雨夜说罢,放下了手机,陈雨夜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真是天助我也,不过夜总会.....是僧人去的地方?”

不过陈雨夜也来不及的想这么多了,能找到就不错了,管他是夜总会还是鸡店啊,就是**俱乐部自己也要闯一闯啊。

把车停放在酒店的停车处,陈雨夜快步的跑向了海天夜总会,而这时姜维正蹲在门口等着自己。陈雨夜快步的跑了过去,急道:“姜维,人呢!”

“在里面呢,不过就是......嗯,老师你自己去看。”姜维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好像想笑,又不敢笑似的。

陈雨夜点了点头,跟姜维一起走进去看见倒霉蛋三人组正坐在台,便走过去坐在了台。

“好了,人呢。”

姜维这时低下头,已经笑了起来,手指指着舞台的方向:“在,在那里。哈哈哈哈。”

“这孩子不会是疯了?”陈雨夜奇怪的看着了姜维一样,然后就转过头看向了舞台。

舞台上,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男人,正搂着几个人妖在舞台上不停的晃动着,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之猥琐。

“这,这.....他妈是郭凡尘!?”陈雨夜有些不敢相信的拿出手机,翻出了郭凡尘的照片。夜总会里的光线虽然很暗,不过陈雨夜把手机上的照片,和台上跟人妖搔首弄姿的色老头多次比对后,确定,这他妈还真就是郭凡尘乞活天下。

“老师,你找这个色老头子干嘛,莫非我真说中了?”姜维见陈雨夜那表情,有些好笑道。陈雨夜给他们发的照片,怎么看怎么觉得仙风道骨。不过没想到啊没想到,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人,其实就是搂着人妖跳骚舞的色老头。

“说中你妹啊,你们几个玩你们的去。”陈雨夜甩了姜维一个白眼,便起身走向了舞台。这时也不管这么多了,只要他是郭凡尘就行。

走上舞台后,陈雨夜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一把抓住正跟人妖不停扭动着身子地郭凡尘的手,直接道:“喂,你是郭凡尘?”

“#¥#¥”郭凡尘一脸迷茫的看着陈雨夜,嘴里乱七八糟说着陈雨夜也听不懂的话语。

“靠,说中文,你是不是郭凡尘。”陈雨夜皱起眉头道。

“#¥#%¥”

陈雨夜彻底无语了,看这郭凡尘的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脸,心想,这郭凡尘不会是喝多了,又或者是在装疯卖傻。

“你听不懂中文是,好,我现在就把你拖去火葬场给火化咯!”

陈雨夜说着,不由分说的直接把郭凡尘拖着就往外走。任由郭凡尘在怎么大吵大闹也不放手。而夜总会里的其他人见穿着背心的陈雨夜,手臂上粗壮的那肌肉,心想这老头子反正不认识,也没必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色老头出头,挨一顿打啊。

就这样,陈雨夜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就把郭凡尘给拖出了夜总会。

“我去,果真基情无限好啊!”

四个熊孩子见陈雨夜把这个糟老头子给脱了出去,大有婚礼现场抢新郎的架势,不由在心底感叹,这老师的口味,还真是独特。

“你到底要干嘛啊!”

陈雨夜拖着郭凡尘走了有一段距离后,郭凡尘终于是说中文了。

听见郭凡尘说中文,陈雨夜才停下脚步放开了他。一脸笑容的看着郭凡尘道:“你终于还是说中文了,郭凡尘老前辈。”

“什么老前辈不老前辈的,有话就直说!”郭凡尘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陈雨夜道。

陈雨夜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的,把头凑近郭凡尘:“这不好说,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再慢慢详谈?”

“神经病!”郭凡尘朝陈雨夜竖了竖中指,转身就要离去。

陈雨夜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哪能就让他这么走了啊,他赶紧是上前拦住了郭凡尘的去路:“好好,我们就在这里说。我叫陈雨夜,这次来泰国的目的,是想求郭凡尘老前辈治好的伤,拜托了!”说完后,陈雨夜便弯腰一鞠躬,等着郭凡尘的回答。

“滚!”

“啊!”陈雨夜站直身子,看着郭凡尘道,“老前辈......”

“现在的年轻人都听不懂人话了是么。”郭凡尘冷冷的看着陈雨夜,“滚,我是不会帮你治病的,如果你在骚扰我,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陈雨夜这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本以为找到郭凡尘之后他便能够帮自己治疗,不过看来,一切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

郭凡尘见陈雨夜不说话了,便转身走向酒,不过没走两步就停下了身子:“对了,你以后最好不要来这家夜总会了,最好离它越远越好。不然,你的小命可能不保。”说罢,郭凡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去!”

陈雨夜蹲在地上,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不过他不会因为郭凡尘这么几句话就放弃的。哼!你不帮我治病,我就天天缠着你,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

“怎么样,找到陈雨夜的下落了吗?”赵洪德还是坐在昨天那个包房里,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道。

“今天全部出动,就是没有查到哪个酒店有个叫陈雨夜的登记。”小弟站在沙发旁,一脸恭敬道。

“嘶。”赵洪德皱起眉头,手不停的抚摸着下巴,“全部酒店的旅馆都查过了,就没有遗漏的?”

“离这里不远的香格里拉酒店没有查。不过那一家没什么可能性,加上今天要查的酒店很多,所以也就没有管它。”

“嗯,这个确实不用管。”

赵洪德点了点头,他想陈雨夜既然敢来泰国清迈,那说明有调查过自己在泰国这边。那应该知道海天酒就是自己的大本营,如果知道了还敢住在旁边的酒店,那不纯粹找死么。

“你们明天开始不查酒店,给我全部出去巡视,我就不相信这陈雨夜会不出现。让机场、车站、火车站的人也给盯着,一旦发现陈雨夜,立马给其他兄弟打电话。”

“是!”小弟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如果赵洪德有注意楼下的情况,或者是今天不把人全部派出去搜查陈雨夜的住处话。那么她们就会发现。刚刚下面的舞台上,有一个人把一个跟人妖扭腰的色老头拖走了。而那个人,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陈雨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