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三百二十章 晨练遇麻烦

第三百二十章 晨练遇麻烦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3275  |  更新时间:

“陈雨夜,起床了异界之农神!”

“啊!”

凌晨四点多,陈雨夜还正在做着美梦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咆哮声音,他瞬间被吓的从床上蹦了起来。

睁开了眼睛,见青雯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陈雨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靠,是啊你,我还以为鬼呢。啊~让我再睡会。”

陈雨夜打了个哈欠,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耳朵被扭住了,他立马痛的坐了起来:“哎呀!我的姑奶奶,你要干嘛啊!”

“四点了,赶快给我起床跑步。”

青雯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扭住陈雨夜的耳朵。咋一看就像是一直母老虎的老婆,正跟一个妻管严的丈夫发火。

“我去,你来真的啊。”陈雨夜拍掉青雯的手,睡意朦胧道,“,非主流也不是这么玩的啊,哪有四点多出去跑步的。”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总之要是我早餐做好了,你还没起床。我。。。。。。”青雯瞪了陈雨夜一眼道,说完后还做了个劈掌的手势,然才后走了出去。

“啊!”

陈雨夜有些抓狂的挠了挠头,这要是不起来,青雯发飙自己可承担不起后果。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无奈的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嗨,老板好。”

走到客厅,杉样正趴在茶几上,手无力的朝陈雨夜挥了挥,打招呼道。

很明显,他也是被青雯给强行拖起来的。

“好你妹啊。”

陈雨夜苦笑的坐在沙发上,从裤包里拿出烟,派给杉样一根后他点上了烟准备提提神。不过刚抽两口,烟就被人给拿走了。他睁开眼睛,青雯正把他跟杉样的烟丢在了烟灰缸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俩:“拿去,必须全部给我喝光!”

青雯把一杯绿颜色的汁水递给了陈雨夜和杉样。

“什么啊,这是。”陈雨夜皱起眉头看着被杯中绿色的汁水,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我去,苦瓜汁啊!”

“恩啊,这东西很营养的。”青雯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苦瓜汁,然后站起身,“快点喝光,然后就跟我出去跑步,再拖时间我可发飙了啊!”说罢青雯便已经开始在屋里跑了起来。

此时陈雨夜跟杉样苦笑的对视了一眼,早知道是这样,就不提前过来了。

……

“老大,他们出来了!”

一辆停放在釜山小区街对面停车道上的一辆黑色尼桑车里,坐在驾驶座上一个留着板寸头的男人推了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留着长头发的胖子道。

长头发的胖子听见自己手下这么说,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拍了拍脸道:“别愣着了,给我追上去,他们是两个人么?”

“不是,好像有三个。除了一个女的外,其他两个看上去都不怎么好对付啊。”板寸头道。

如果板寸头这话被正在跑步的三个人听见,杉样和陈雨夜一定会抱拳对这板寸头说声,兄弟,你艾斯比了。而青雯也会一巴掌把拍死过去。

“管他几个人,反正到我们十几个人一起上,不相信还制服不了三个人。对了,记得通知那两个变态,别像上次把人给打的只剩一口气了。”

“好的!”

板寸头答应一声,就拿起对讲机讲了起来。

…….

三个人沿着小区,一直跑到了一个公园里。由于这会才四点多种,所以公园根本就没人。

“累死爹了,我要休息。”陈雨夜跑到公园一处草坪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了,直接躺在草坪上喘着粗气道。

青雯这时那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面无表情的看着陈雨夜:“我可听说你以前可是特种兵里面的王牌,什么时候体能这么差了,这才三公里不到竟然就累成这个样子了。”

“对啊。”

听青雯这么一说,躺在草坪上的陈雨夜也有些疑惑了。自己以前一口气五公里那简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就算是自己没当兵锻炼减少了,也不至于三公里不到就喘着这样啊,上次教师运动会,一场足球比赛自己跑动最少也**公里啊,当时也没感觉有多累啊。

青雯眉头皱起,正想要说什么,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虽然脚步声很轻,不过还是四点多钟还是听得很清楚的。

“雨夜、杉样,有人好像跟着我们。”青雯小声道。

“脚步声么,我也听见了。”

陈雨夜和杉样也都有听见,两人点了点头警惕了起来。

三个人环视着空旷的公园,最后同时把目光锁定在公园里那一小片竹林里,听刚刚的脚步声人不少,而能躲这么多人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重生之无限猖狂。

“一起上?”陈雨夜看着两人道。

青雯和杉样点了点头,三个人便慢慢的走向了竹林。

“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板寸头对着身边的长发胖子道。

“哼!送死来的,罂、粟你们两个给我上!”长发胖子这时看向了一边,对着两个穿着睡衣的奇葩货。

“好的,老大!”

罂和粟同时道,快速的冲出的竹林,对着三个人最前面的陈雨夜就是一脚,

他们两个冲出来很突然,而且速度很快。不过就那速度陈雨夜还不放在眼里,陈雨夜正准备躲开的时候,身子移动却有些缓慢了起来,最后只能是挨了两脚,一下子被踢翻了过去。

“老板(雨夜)!”

见陈雨夜被踢翻在地,而两个人的脚同时才想踩向了陈雨夜,杉样和青雯立马抓住陈雨夜的衣服往后一拖,把陈雨夜扔到了后面去,便跟两个人缠斗了起来。

“妈了个巴子的!”

“雨夜小心!”

陈雨夜正揉着自己被踢得疼痛的胸口,只听青雯大叫一声。他迅速看向前方,之见一根铁棍正敲向自己的身子,陈雨夜就地一滚,快速的站起身一脚踢在那人的脸上,不过自己的背上马上就传来了疼痛的感觉。

“去你大爷的,偷袭你妹啊!”

陈雨夜反手一肘子打在偷袭他那人的太阳穴上,然后那人飞出去的同时,自己竟然感觉头一痛,一下子也跟着飞了出去。

“呵呵,罂,就只有那两个是高手,这是个菜鸟。”粟对着正跟青雯打的不可开交的青雯道。

“别他妈废话了,这女的是高手,赶紧过来帮忙啊!”罂满头是汗道,哪知刚刚说完,青雯一掌打在他的肚子上,罂吐出一口血水就往后倒了去。

青雯并因为打倒了罂就放掉以轻心。紧接她防守着一掌劈在一个想要用铁棍偷袭她后脑勺的人脑袋上,只见那个人七窍流血,估计是活不成了。然后她没有停歇,一脚踩在了罂的小弟弟啊。

“谢特!”

粟看罂和其他混混的惨状,不敢怠慢的跑了过去,而这时杉样已经和青雯十几个混混解决的差不多了。

粟刚刚青雯面前还没的来的动手,青雯便娇叱一声,一脚踢把他给踢翻在地,然后一脚提在他脑袋上,把他给踢晕了过去。

“呼~”

青雯这时拍了拍手掌,抬头看见只有一个长着长头发地胖子,双脚颤抖的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刚刚这货一直躲在后面,很明显是这群人的头目。至于他的身份,可以从刚刚那两个比较厉害的罂、粟猜得出来。

罂、粟这两兄弟是两个神经病,不过他们的格斗技巧、速度和狠劲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的。而他们所属的,正是京城连三流都算不上,一个专门靠帮人寻仇、打砸抢的帮派,名叫“黑龙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黑龙会的老大,龙松。”青雯冷笑道。她本来就是警察,自然是对京城大大小小帮派老大的名字是记得很清楚的。

“是,是!”

龙松这时全身都麻的动弹不得。而且刚刚见识这女的这残暴的能力,他也没胆子对她说谎啊。

“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青雯这时走上前,用那可以冻死人的眼神盯着龙松,“如果不说,哼哼!”青雯指着一个刚刚被自己一掌打在头上,已经挂掉了的家伙,“他就是你的榜样!”

“饶,饶命啊,女侠!我说,你问我什么我都说”龙松听青雯这么一说,吓的一下子瘫坐在了草坪上,裆部也是出现了湿痕,很明显,他尿裤子了。

“是谁派你们来到的!”

“是,是威特!”龙松颤抖着手,从裤包里拿出一张威特昨天在机场偷拍的陈雨夜和杉样的照片,“他,他把照片给我,然,然后又跟踪你们到了釜山小区,让,让我在外面蹲点给这两个家伙一点教训。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知错了,女侠你就饶了我!”

青雯听是威特,愣了一下。这威特好像不认识陈雨夜和杉样,那为什么要找人教训他们,而且从照片上看,威特昨天是跟踪自己到了机场的。

“妈的,威特这个王八蛋!”青雯把照片仍在了地上,冷冷的看着龙松道,“杀你脏了我的手。你们自己去公安局自首,如果明天我问我同事没有人去自首,那么,哼哼!”

“去,我去!”

青雯看龙松这样子,量他也不敢骗自己,便让杉样扛起已经晕过去了的陈雨夜,一起往家里走去。现在她可没时间管威特那混蛋,现在最重要的是,陈雨夜到底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在出租车上,青雯坐在后座看着晕过去的陈雨夜脸上那痛苦的样子,青雯突然感觉心一疼。并且在心底暗暗发了一个狠誓,如果陈雨夜出事,他就血洗黑龙会和威特全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