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七十九章 成功招揽强力保镖(上)4/7

第两百七十九章 成功招揽强力保镖(上)4/7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506  |  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早,弓庆辰的棺木下葬在京城烈士园里灰姑娘的樱桃之恋全方阅读。在他身边的墓碑里躺着的,无不是为了天朝的和平和发展牺牲掉自己的人。陈雨夜虽然不怎么喜欢天朝zf,不过在踏进这片烈士园的时候,还是站很严肃的站直了身子朝着烈士们的墓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在看见自己老首长的墓碑竖立起来后,陈雨夜第一个把一束鲜花给放在了墓碑前,转身离去。

陈雨夜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南广的,不过昨天晚上他想到了一件事情,所以觉得有必要再在京城呆几天。坐着的士来到了京城市局,这里的市局比南广那个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各个部位详细划分也很清楚。陈雨夜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是找到了青雯所在的办公室。他看见青雯正坐在自己位置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什么,陈雨夜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等到了他身后的时候,终于看清楚青雯在看什么了,不过在看清楚后,他突然很想大声笑出来。

青雯虽然个性很男人,就连打架都不敢说有几个男人打得赢他。不过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办公室里看少女漫画,这可能也是她唯一做的更大部分正常女孩子做相同的事情。

“喂!”

“啊!”

青雯被突然传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反手就把书给扔了出去,不过还好陈雨夜反应及时,躲过了这本书的攻击。

“我靠,你不用这么大反应。”陈雨夜有些无语道,这尼玛要是你手上拿的是一把刀,是不是也要给我扔过来啊。

青雯见原来是陈雨夜,呼出一口气,没好气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陈雨夜蹲下捡起了书,看了看书名对青雯笑道,“我来看,我们青雯大警官看‘悲伤顺流成小溪’哈哈哈哈。”说着,陈雨夜哈哈大笑了起来。

办公室其他同事听这书名,都是露出惊讶的神色看向了青雯。青雯被众人盯得脸有些泛红,怒视着看着她的人。众人见青雯发怒,都是不敢再看她了,不过偷笑还是可以的。

“笑什么笑!小心笑着笑着就死了。”青雯见其他人都不看她了,就只有陈雨夜还在笑,于是怒瞪着他道卡匪。

“没事,笑死也值了。”陈雨夜笑的都站不起来了,见青雯已经在暴走的边缘,陈雨夜赶紧停止了笑容,“好了,跟你问个事情,昨天抓回来那人现在关哪里?”

“当然是拘留室里啊,不过好像刚刚他被人给保释出去了。”青雯道没好奇道。

“什么!多久的事情?”陈雨夜惊讶道,

“就几分钟前,你找他有事?”

“完了,保释他的人长什么样子?”陈雨夜这时急道,自己本来是想说看能不能把这个人带去南广市的。自己这段时间不怎么太平,自己当然是有能力自保,可是自己的女人们可不见得有这个能力,所以他现在需要一个强力的保镖。

“我怎么知道啊,你问题真多,你到底找他有什么事情?”

陈雨夜低头想了想,把书扔给青雯便走了出去。青雯接过书,一脸费解的看着陈雨夜的背影:“莫名其妙的神经病!”

陈雨夜走出警局后,不由的一阵失望。本来属于自己的强力保镖,这下子多半没没命了。

“哎~算了,回南广。”

陈雨夜走出公安局后,一边走着一边给叶雨跟陈忠打电话告别,等打完把电话收包里,准备吃个午饭就买机票回南广,突然看见前方的一个胡同口围着许多的人,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出于好奇,陈雨夜走了过去,挤过人群后,陈雨夜突然眼睛一亮。这胡同口里又脏又臭,不过此时躺了只穿着一条四角裤,满身是伤的男人,这个人正是陈雨夜刚刚想找的那个昨天袭击他的大汉。

“喂,你没事?”陈雨夜赶紧走了过去,看着杉样眼睛紧闭着忙摇晃了一下他的身子,见他还是没反应。

“小伙子你别摇了,这人多半是没救了。”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老汉摇晃着脑袋道。

陈雨夜冷哼了一声:“你们有打过救护车电话么?”

“打了也没用啊,这人身上没钱肯定会被拒医的。”一个太婆道。

陈雨夜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背着浑身脏兮兮的男人就走出了胡同口,拦下一辆的士。

在车上本来是想直接把杉样带去医院的,不过转念一想,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躺在那个胡同口的,不过很明显的一点就是余大强想杀人灭口。既然是这样,那么去医院绝对不是一个好决定。

“不去医院又能去哪儿呢?”陈雨夜绞尽脑汁想了起来,如果直接带回家的话,按照自己老妈叶雨那暴脾气,知道是这个人把自己儿子打成打伤的,别说救他了,补上一枪都是有可能的,想来想去,最后陈雨夜想自己昨天伤了那么重,结果青雯那瓶神奇的跌打酒竟然让他竟然让他今天身上的淤青都消了,说不定找她有用。这么想着,陈雨夜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青雯的电话。

“喂,你又想干嘛啊?”

“青雯,你家住在哪里,能回家一趟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求你。”

“没空。”

“喂,喂!”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陈雨夜直想把手机摔了,不过还是再一次的打了过去。

“陈雨夜,你今天还没完了是不是?”青雯显然是被陈雨夜给激怒了,她愤声道。

“姐,我叫你姐还不成么,真有急事,很急很急的事情。警察不就是人民公仆么,现在人民有难了,公仆怎能见死不救。”

“人民?哼!你最多就有个人名而已。好了,你问我家住哪里到底想干嘛。”

“我找到刚刚被保释那男的了,伤的很严重,所以想请你帮忙。”

“......”

陈雨夜背着一个穿着四角裤的男人在青雯所住门口等候着她,没当有人路过他的时候,总会像他投来奇怪的目光,然后加快脚步远离陈雨夜。等了大约有近一个小时,青雯总算是从电梯里走了出来,陈雨夜看见她,呼出一口气道:“姐,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的话,我就要被围观至死了。”

青雯自动屏蔽了陈雨夜的话,指着躺在地上的大汉道:“他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发现他的时候就这样子了,我们先进去再说好。”陈雨夜刚刚已经被围观的不能再围观了,此时只想赶紧进屋子。

青雯哦了一声,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陈雨夜背着杉样进了屋子,把他丢在沙发上后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说,你想怎么样?”青雯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陈雨夜道。

“你能帮我把他给治好么?”陈雨夜刚说完,见青雯面带不善,赶紧又道,“我知道这很让你为难,刚我也想过去医院,不过去医院他就完了,去我家我妈肯定也会杀了他的,我没办法才找你的。”

青雯听完陈雨夜的解释,低头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青雯道:“好,把他抬起客房里。”

陈雨夜听到青雯这么说,脸上的表情终于是轻松了起点,点点头背起大汉就跟着青雯走进了他家的客房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