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七十八章 变态还需变态制3/7(求订阅)

第两百七十八章 变态还需变态制3/7(求订阅)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669  |  更新时间:

(第三更继续求订阅,五更改为七更,不过后两更是晚上更新无限之血腥进化全方阅读。给位书友,请赐予我我加更、加更、再加更的动力!!!!)

陈雨夜听到枪声想起,立马睁开了眼睛,只见杉样飞快的躲到了沙发后面去,而自己胯下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一个弹孔正外外面冒着青烟。见此景,陈雨夜感觉有些自己的蛋蛋有些生疼。尼玛要是这在上来一点,自己这辈子活着跟死了有啥区别啊。

抬头看去,陈雨夜见穿着警服的青雯正飞奔向自己。陈雨夜先是一惊,然后马上就松了一口气了,有青雯这样的变态级别人物在,估计能解决掉另一个变态。

“陈雨夜你死了没?”青雯边跑边一脸担忧道,不过刚刚跑进客厅,就见一个大汉从沙发后面飞快窜了出来,一下子低下了身子,躲过了一拳,然后一掌快速的劈在杉样的肚子上。

“嘣!”

杉样后退几步,倒在了沙发上。不过脸上却带着兴奋的表情的看着青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呵呵,今天果然来对了,既能够留在部队,还能够能高手过招,也挺好玩的。”

“哼!今天你就乖乖的跟我回警局,反抗对你没好处的。”青雯左手拿枪,右手拿手铐,快步走向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杉样。

杉样憨笑着奔向青雯,而就在靠近青雯举起拳头时,青雯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一串子弹带着火光在屋里乱飞,而杉样很轻松的躲开了全部的子弹,轻松的就像是在枪林弹雨中翩翩起舞的长满胸毛的大汉。

躺在地上的陈雨夜看的都有些无语了。尼玛敢再不准一点么,竟然这么多枪没有一枪打中,这枪法你还当警察?

青雯见自己一个弹夹的子弹打完了,丢掉手枪快速的奔向杉样,而杉样同样的举起拳头快步跑向青雯。

陈雨夜躺在地上瞪大了眼睛,两个超级变态人物正面交锋,那可是难得一见的事情,错过了多可惜啊。

等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以内,杉样快速挥拳打向了青雯,青雯轻晃身子,丝毫不费力气的躲开拳头后,把手铐的一头烤在杉样的右手上,用力往后一拉,膝盖跟着弯曲了起来。

“哦,不!”

陈雨夜看着青雯的膝盖里杉样的蛋蛋越近,自己的蛋就越发的疼了起来。不过他所想象的那一幕并没有发生,杉样伸左手挡住了自己蛋,然后一巴掌就往上扇了去。

青雯的速度显然比杉样要快,就在杉样手还在往上时,青雯就用陈雨夜根本就没看清的速度,把另一头的手铐铐在了杉样的左手上,然后用掌背狠狠打在杉样的肚子上乞活天下。

“扑~”

杉样嘴里吐血的往后飞去,飞行了大概有一米左右,撞在客厅的柱子上才停了下来。而杉样脸上,从刚刚进屋开始第一次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哼!怎么样,还玩么?”青雯这时又拿出一副手铐,走近杉样铐住了他的脚,然后一掌砍在杉样的脖子上。杉样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呼~拉我一把,谢谢啊。”

见杉样晕了过去,陈雨夜才终于是放心了。不过这件事情也给他上了非常重要的一课,以后最好还是不要惹青雯的好,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女人的掌法太邪门了。

青雯走到陈雨夜身边,把他给了扶了起来:“怎么样,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陈雨夜摆了摆手,看向了晕倒的杉样:“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人?”

“带回警局,对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见小区门口停了一辆奥迪车,说不定害你那个人就坐在里面,我马上叫同事去抓他。”青雯显然不知道那辆车里坐的是余大强,拿出电话就要打给警察局的同事。

陈雨夜见状赶紧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别,车里的人不是你我动得了的,这件事情就这样,相信他一天被教育了两次,多少会懂的知难而退的道理。”

青雯皱起眉头看着陈雨夜,自己当初当警察就是为了除暴安良的。不过当上警察后,经常是这个不能抓、那个不能碰的,她有些迷茫,自己这个警察,到底算什么。

“跟你解释不清楚,有些人他是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与其想着抓住他们,还不如......把我扶上楼,然后帮我去跌打酒之类,我腰痛死了都。”

看见陈雨夜那一脸痛苦的样子,青雯低头偷笑了一下。而这都落进了陈雨夜的眼里:“这就对了嘛,一个女人干嘛老是板着一张脸呢,多笑笑,友谊身体健康的。”

“要你管,你还是担心你的腰。”青雯说着伸手拍了陈雨夜的腰,疼的让陈雨夜直咧嘴。

余大强在小区外面的车上焦急的等待着杉样。时间都过去有半个多小时了,这小子可是他所见过最能打的,如果连他都制不了陈雨夜,那么自己就该好好的想想,是不是应该暂时放下上午的事情,等有机会再整治他。

“滴嘟、滴嘟.......”

就在余大强正在思考时,自己耳朵里传进来警车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向了窗外,之间几辆警车驶进了小区。而这一刻他已经知道了,杉样那小子已经被陈雨夜给制服了,现在唯一他要做的,就是灭口而已。

“我们走。”

余大强脸色看到的对着司机道,司机点点头,发动汽车离去了。

......

“喂,青雯,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么?”陈雨夜躺在自己的床上,手里拿着青雯刚刚回家拿的,号称祖传的跌打酒道。

青雯本来把药给他后就想离去的,不过见陈雨夜这么说了,点头道:“说,只要不过分,我可以考虑考虑。”

“那个......能不能帮我涂抹一下药啊,我现在只要动一动就觉得浑身快散架了一样。”陈雨夜道。

“且,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拿来。”青雯坐在陈雨夜床边,对着陈雨夜伸手了手。

“谢谢了啊。”

陈雨夜把自己西服和衬衣脱掉,光着膀子反躺在了床上。青雯把跌打酒倒在手上,看向陈雨夜背部的时候他惊讶了,只见陈雨夜背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不计其数,有倒上、烧伤、甚至是枪伤。如果要把伤痕比喻成一个男人的荣誉,那么陈雨夜无疑就是一个满载荣誉的“将军”。

“怎么没动静啊?”陈雨夜扭过头,见青雯盯着自己的背部看的入了神,“喂!你花痴病啊。”

“呸!谁花痴你啊。”青雯冷声道,然后就在陈雨夜的腰部背上有淤青的地方揉了起来。“喂,陈雨夜,你背上的伤疤是怎么弄的,看着怪吓人的。”

“没什么事情啊,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老早就说去做消除伤疤的手术,不过给忘了。”陈雨夜把头转了回来,闭着眼睛道。

青雯见陈雨夜跟自己打哈哈,不悦的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手上的力度加大了起来。

“嘶~我去,你不会轻点啊。”陈雨夜被她那揉的力度跟弄疼了,咬着牙道。

“哼!你一个大男人还怕这点痛么,就是要用力揉才好得快,有没有常识啊。”青雯不管陈雨夜的抗议,继续用力的揉着自己的陈雨夜的背部。

过了一会,青雯道:“好了,没我事我先出去了。”

“等下!”陈雨夜这时转过身,有些尴尬的看着青雯,“还有一个地方也听痛的,不过就是那个,那个........”陈雨夜说着指了指自己下身。

青雯看着他所指的地方,脸刷一下就红了,一瓶跌打酒砸在他肚子上,骂了声下流就走了出去。陈雨夜揉着自己的肚子,暗想,尼玛老子小腿疼,够不到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