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七十六章 纯属道德问题1/5(求订阅)

第两百七十六章 纯属道德问题1/5(求订阅)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3384  |  更新时间:

(连续五更求订阅,不更完不睡觉网中人最新章节。求各位书友给力,一朵将会更加给力。)

6月9号,京城天空上挂着大大的太阳,这好像跟弓庆辰的家里的气氛完全不符合。弓琴辰这辈子把青春都献给了军营,无儿无女。他带过的兵,和一些同僚、老朋友,第一次齐聚在他家临时搭建的灵堂里。不过这种聚会,在场的没有人希望能够参加。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陈雨夜和陈忠两父子对着弓琴辰的遗像鞠了三躬,接过一旁老和尚递过来的香,差在遗像前的小香炉里,然后把别在西装上的白玫瑰放在了已经满是白色花朵的棺材上。

走出灵堂后,陈忠看着自己儿子那难过的神情,知道虽然陈雨夜常说弓琴辰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不过那只是他的倔强而已。他拍了拍陈雨夜的肩膀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与其在回忆里悲伤,不如好好的完成你老首长给你的最后任务。”

“你都知道了?”陈雨夜搓揉了一下脸部,看着自己父亲道。

陈忠道:“当然,这件事情上面很是重视,作为京城军区总司令,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好了,我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就先走了,晚上回家吃饭?”

“恩。”陈雨夜点头道。

黄忠临走前再次拍了拍陈雨夜的肩膀,叹息着离开了。而陈雨夜,在黄忠家的院里子坐了一会,也起身离去了。

“陈雨夜,你等下!”

陈雨夜刚刚走出弓庆辰的家,就被人给叫住了。他转过身,看着一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斯文青年正快步跑向他。

“请问你是?”陈雨夜从没看过这个人,一脸疑惑的问道。

“哦,我叫李辰,也是首长的兵,不过严格说起来是你的后辈了。你的事迹可是经常被首长讲给我们这些个新进入团里的兵听。”李辰停在陈雨夜面前,伸出手面无表情道,“首长跟我说这个任务跟你一起合作的时候,我就恨不得马上见你这个传说中的陈雨夜一面,不过一直没时间。哎~没想到,我俩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种场景之下。”

陈雨夜听这话,立马明白他的身份了,伸出手跟他握了握:“你这是这次任务里面的人?”

“恩,我是副队长,负责帮助你挑选得力的助手和策划。”

陈雨夜点了点头道:“好了,我今天没心情谈这次任务的事情,要谈的话改天。”

“和我想的一样,留个电话,以后好联系。”李辰说着把手机拿了出来,看着陈雨夜等他说自己的号码。

“139xxxxxx88,没事我先告辞了。”

“恩,等人全部选出来后,我会通知你的。”

李辰把陈雨夜的电话号码存好,揣进手机就走了。陈雨夜也准备离去的时候,本来安静的灵堂突然吵闹了起来,陈雨夜心觉不对,赶紧跑了回去,见以前老首长的死对头,同时也是赵将结拜兄弟,余大强和几个带着墨镜的保镖正站在弓庆辰的遗像前。

“捣乱来了么?”陈雨夜皱起眉头想道。弓庆辰一直是自己父亲这派的,而赵将正好相反,所以梁子是由来已久。不过余大强家里有个老头子在上层最顶端的七个人当中,所以这次清理赵家势力的时候,他不仅没有受到清洗,反而是接手了陈忠的位置。

其实这也是上层一些人当年让陈家和安家留下来的老手段了,因为当一个人掌握大权的时候,难免会怕最得力的手下犯浑,所以这时必须要找一个人与之抗衡,这样不仅能够稳住他,还能多一个选择。

“余大强,你来干嘛!”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弓庆辰手下的兵,怒视着手拿香一脸笑容余大强道。要不是有些还有理智的人拦住这群血气方刚的兵,恐怕余大葬礼现场已经变成了闹剧现场了。

“你们激动个屁啊,我就是来给我同僚上柱香而已。”余大强笑着道,然后把香扔在地上,“哎呀,不小心掉了。”说着,他还用脚踩灭了香。

“操你.妈的!”

一群兵再也受不了了,正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跟随着余大强一起来的几个人纷纷从西服里拿出两把微冲,对准了正准备冲上来的人。而那群兵几乎都是刀口上舔血的狠角色,自然不会被吓住,于是两边几乎是一触即发,要在弓庆辰的灵堂上演一出血战。

“都给我站住名芳谱!”

这突然传出来的一声大吼,让众人是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陈雨夜叼着香烟慢步走向了余大强。众人都是知道陈雨夜的,这时也纷纷分开来,给陈雨夜让出了一条道。

“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家的小崽子啊。”对于这次搞掉自己兄弟的罪魁祸首,余大强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陈雨夜没有说话,继续慢步走向他,而这时几个持枪的黑衣保镖,纷纷把枪口对准了陈雨夜,而陈雨夜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方丈,麻烦给我一炷香。”陈雨夜对着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却无力插手的只能直摇头的老和尚道。

“阿弥陀佛,今天是弓施主的下葬日,希望诸位不要再这场合下闹出什么事情来。”老和尚说罢,点燃一炷香递给了陈雨夜。

“放心,方丈,我有分寸的。”陈雨夜接过香后,冷冷的看着用枪指着他的大汉们,“能让让么?”

“让个屁啊,想给弓庆辰上香的,就先踏过他们的尸体。”余大强很自信自己来带的着几个人。这几个他的心腹手下,格斗枪法是样样了得。今天他又是特地来闹场的,也不用给谁的面子。

“哦,那就对不住了。”

陈雨夜说完,把手中那一炷香快速的插进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保镖的眼睛里,迅速拔出带出,而拔出香的时候,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那个保镖捂着自己的眼睛,痛苦的在地上打滚,而滚烫的鲜血就像是忘记关闭的水龙头一般从保镖的眼睛里涌出。

见此景众人不由得都被陈雨夜那速度和残忍的手段给吓的打了个冷颤,而等几个保镖准备朝陈雨夜射击的时候,只见陈雨夜已经单手抓住余大强的衣领,把他给提了起来。

“放手!”

几个保镖握紧手中的枪,几乎是同时道。

“把枪放下。”陈雨夜冷视着因为被自己提起,气不顺而一脸通红的余大强道。

几个保镖没有照做,陈雨夜摇了摇脑袋,举起手里的香,作势就要像刚从插那个保镖的眼睛一样,插进余大强的眼睛里。

“慢着,我们放枪。”

一个保镖见这情景,无奈道。然后几个人迅速的枪放下了下来,就在枪放下后,那些本来在看着陈雨夜的兵一拥而上,捡起枪扔到一边后,就围住了几个人拳打脚踢。

“都他妈给我住手!”

听见陈雨夜的大吼声,众人停下了手,看向了陈雨夜。听见后面安静后,陈雨夜一把把余大强丢在地上,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余大强道:“余大强,首先我不管你是谁,在高层是否有人。我只想说,闹葬礼这事,纯属个人道德问题。”

说着,陈雨夜一脚踢在余大强的肚子上,余大强痛的差点把今早上吃的饭都给吐了出来,捂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滚。陈雨夜冷哼了一声,一脚踩住他的脸,弯下腰伸出拿着香的那只手道:“今天我听大师的话,不要闹的太过分。不过你要马上给老家伙磕三个响头,然后把这柱香给我吃下去。”

侮辱,红果果的侮辱。余大强好歹也是少校级别的人物了,此时怒视着陈雨夜,好像在说,老子就不照做,你要怎么样。

“老家伙,对不住了。”陈雨夜说着快速的把手伸进口袋里,从里面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就给余大强的手来了个透心凉,拔出了时候,从余大强的手上带出一多娇艳绽放的血色花朵。

“啊!!!”

余大强抓着自己的手如同杀猪般嚎叫了起来,陈雨夜这时点上一支香烟,冷冷道:“话我不说二遍,这支烟抽完如果你照做,那就不止是放你一点血这么简单了。”

除了那些弓庆辰手下的兵之外,其他人都认为陈雨夜做的有点过了,而听他这话着实被吓了一大跳,陈雨夜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下杀掉一个少将,就算他老子是陈忠,那也是保不住他的啊。余大强此时更是脸色惨白,额头上渗出了无数的汗珠,这跟他刚刚闹葬礼那得意的神色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时间到。”陈雨夜仅抽了一口就把烟丢在地上踩灭了,“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回答?”

余大强知道陈雨夜这小兔崽子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今天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那么自己的命铁定是保不住的。

“我,我照做。”余大强话音刚落,陈雨夜就把那一炷香沾着血液的香仍余大强的旁边,余大强颤抖的伸出手拿起了那支香,然后闭上眼睛蒙的咬了几口,把一整支想给吞了下去。

“咳咳!”

余大强咽下去后,感觉胃里一阵反胃,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想吐的冲动。然后爬起来跪在弓庆辰的遗像前,磕了三个响头。

“呼~”

众人见余大强照做了,那颗为陈雨夜担心的心总算是放下下来。这时一位长者走了出来:“雨夜,既然他都照做了,就不要再闹弓兄的葬礼了好么?”

陈雨夜点了点头,看着捂着自己右手一脸痛苦的余大强道:“好了,带着你的狗儿们,走。”

余大强听这话,艰难的站起身,对着同样一身疼痛艰难站起来的保镖道:“我们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