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五十四章 马不停啼的忧伤

第两百五十四章 马不停啼的忧伤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636  |  更新时间:

(第二章可能会稍晚一点写,不过一天两更不变大清帝国最新章节。这章只是对东尚志这个人物的过渡,各种求啊!!!)

-----------------------------------------------------------------------------

周六的早晨,陈雨夜没有像以往的周末那样赖床,而是起的比魏灵儿还早。原因是因为李安绑七点半给他打个电话,说医院打电话给自己说,东尚志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作为从得知是东尚志保护了自己后,就一直愧疚的陈雨夜,自然是立马的就起床了,让李安绑去医院等自己意会,自己要去看看他。

开车来到了武警医院,陈雨夜手里捧着刚刚在路边摘下的狗尾巴草走了进去,进入医院大厅,见李安绑正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打着瞌睡,陈雨夜走了过去,轻轻推了一下他,“安邦,醒醒。”

“谁啊!”李安绑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见眼前的人竟是陈雨夜,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扫困意道,“雨哥,你来了啊。”

“恩,走,带我去看看我这位朋友。”

“好的。”

加护病房里,脖子和身上多处缠着绷带的东尚志正躺在床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经过这次的事情后,他人变得憔悴了不少,一点也没有以往的那神采奕奕的二.逼青年范了。

“铛铛!”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东尚志扭头看向门的方向,只见陈雨夜面带微笑,手里捧着一束狗尾巴草走了进来,刚想坐起身陈雨夜就道:“好了,你还是躺着。”

东尚志没有矫情的躺在床上,就这么盯着陈雨夜。陈雨夜把狗尾巴花放在了床头柜上,坐在床边轻声道:“来的比较匆忙,也没想说要带什么东西来看你。不过我在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在一对垃圾中看见了这束狗尾巴草,就给你带来了。”

东尚志听陈雨夜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一个惨白的微笑,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和笔快速的写了起来,写好后,他把纸张递给了陈雨夜。

“有心了,我知道有个垃圾站,里面的面包味道不错,改日去哪儿给你带点。”

陈雨夜看见这行字,一下子笑了出来,都这样了还能跟自己开玩笑,说明东尚志应该没有因为不能说话变得消沉。他一把拿过东尚志手中的笔,也是快速的写了起来。

“这么高档的食物,我可不敢收彪汉。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吃。”

“嘿,你这个人,不识好歹。”

“恩,你还真说对了。”

......

两个人就这么用纸笔开着玩笑,好似多年未见但一直保持联系,感情很好的兄弟一般,无话不谈。

“好了,扯淡完毕,说点正事。”东尚志写道,

陈雨夜看完后点了点头,东尚志又快速的写了起来。

“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我的弟兄们,他们能跟着你,也算是福气。”

陈雨夜惊讶的看着东尚志,这货要干嘛,不就是不能说话了么,莫非他还想轻生?

看着陈雨夜的表情,东尚志明白他在想什么摇了摇头,又写了起来。

“我的伤势我自己明白,就算不成废人也差不多了。所以,我也决定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别内疚什么,我只是还你人情而已。本来如果不是我心急,赵洪德早就死了,不是么。”

“好了,别一副死人脸,我来之前都跟我那边的兄弟们打过招呼了。只要我一个月没回去,他们就去投稿你的雇佣兵团。”

陈雨夜不停的看着东尚志给递给自己的纸条,每看一张,心中的闷就多一分。东尚志搞成如今这个样子,自己绝对脱不了干系。可以说不管今天东尚志提了什么要求,只要不超过自己的底线,那么自己不会拒绝他。可是就是这个时候,他想到的却是他远在中东的兄弟。

“好,你都这么说了,我勉为其难,答应你了。”

陈雨夜强笑着把纸条扔在床头柜上,然后拿起手机给虎子打去电话,告诉他如果有人说自己是东尚志的人来投靠自己,记得把他们招入门下,享一等兵待遇。挂断电话后,陈雨夜低下了头,双手不停的搓揉着脸部,直到东尚志拍了拍他的肩头,他才抬起头,看着微笑着的东尚志。

“别那么沮丧,来,唱首歌给大爷听听。”

“我去,老子就没给男人唱过歌。”陈雨夜也不管这是不是在病房,点上香烟抽了起来,一支烟抽完后,陈雨夜道,“要听什么歌,说。”

东尚志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后,微笑着写了足足有两页纸,才递给陈雨夜。

“我是个孤儿,从小过着捡拾垃圾为生,刚刚我给你说的垃圾站的面包,是真的。十四岁的时候,由于好勇斗狠,我被一个大哥收做小弟,后来深得这位大哥的赏识。不过就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那个大哥被自己的死对头暗杀了。树倒猴孙散,我跟两个关系特别铁的兄弟拿了一些钱跑到外国去,组织了一个雇佣兵团,后来发展越来越大,以至于成了雇佣兵界的三大传奇之一。不过我的成就,让跟我出来那两个好兄弟心理产生了变化,为此他们甚至买凶杀我,结果就不说了,我现在还活着。再后来被赵洪德抓住,受他的迫胁对付你,结果你让我觉得,那个子弹横飞,钱比命贵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让我看到,退出佣兵界后的那种生活,是多么的多姿多彩。所以我这次才会救下你女人后,留下来保护你。然后,我就去做一个跟你一样的普通人。”

第一页看完,陈雨夜有些纳闷,东尚志给自己讲这些干嘛,不过还是翻到了第二页。

“好了,说了一页的废话,说重点。我想听的歌曲,就是我十九岁出国时候,在去机场的路上,在出租车里听到的一首‘马不停啼的忧伤’,唱最后**部分就成。”

“还好,这首歌我会唱。”

陈雨夜看到歌名后,轻呼出一口气,要是东尚志让自己唱自己不熟悉的歌曲,那自己不久尴尬了。陈雨夜清了清嗓子,呼出一口气开张了嘴。

喔......我马不停蹄的忧伤

马不停蹄向远方奔去

喔......我马不停蹄的忧伤

马不停蹄我要忘记这里

喔......我马不停蹄的忧伤

马不停蹄向远方奔去

喔......我马不停蹄的忧伤

马不停蹄我究竟要到哪里

整首歌陈雨夜都用他独特的嗓音把这首情歌唱的很动听。等唱完后,他看见,东尚志竟像个孩子一样无声的哭了起来。东尚志哭了很久,然后便带着眼泪睡去。陈雨夜把那只剩烟嘴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熄后,走出了病房。

从那天起,陈雨夜连续一周,每天都去看东尚志,直到一周后,他再次走进那间病房,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床上,被子叠的很整齐,上面留下了一张纸条,写着‘马不停啼的忧伤’歌词,和一句谢谢。

多年后,陈雨夜路过天桥,听见一个在寒风中抱着吉弹唱那熟悉歌曲的少年,他便想起了,那个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想起他给自己讲的故事,和自己给他唱的这首歌。

那时,他不懂为何他会为一首情歌哭泣。在看到少年神情的演唱,来往不断的行人,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把硬币投入装吉他的盒子,最后少年一首歌唱完,装好吉他,背起走下了天桥的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原来,这不是一首情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