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四十二章 正确的方法

第两百四十二章 正确的方法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792  |  更新时间:

一整天陈雨夜都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了琢颜玉。下午放学后,他刚刚坐上车就接到了李安绑的电话说让他去警局一趟有事找他。陈雨夜以为是昨天抓住那几个人说了什么,答应后挂掉了电话。来到市局停好车后便走进了办公大楼,轻车熟路的走进了重案组后,陈雨夜发现青雯竟然也在这里,她正和小苏两个坐在一起聊天,看样子聊得挺开心的。

“小苏,李安绑人呢。”陈雨夜拖过一张空着的椅子,坐下点上一支烟道。“这孙子把我叫来,跑哪去了。”

“组长在医院审问昨天受伤那几个犯人呢,你就在这等着。”小苏不悦的看着陈雨夜道,然后转过脸跟青雯聊天时,又喜笑颜开了起来。

......

陈雨夜郁闷了,都是人。为毛不管是小苏还是青雯,跟女人聊天的时候都是一副笑脸,跟自己却是冷冰冰的,“莫非这就是有b和没b的区别?”

陈雨夜小声的嘟囔着,不过都在这安静的环境下,陈雨夜这句话还是被每个人都听见了。男性同胞们都是低下头偷笑着,可作为在房间里的两个女性同胞,听见陈雨夜这句话都是脸一红,怒目瞪向了他。

陈雨夜被两个女人仇视的目光瞪着,丝毫不畏惧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无耻!”

“流氓!”

小苏和青雯同时白了陈雨夜一眼,然后就继续开始她们的话题。

半个小时之后,陈雨夜周围的地上布满了烟头,不过还是不见李安绑的身影。陈雨夜暗骂了他一句,刚站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李安绑和两个警员黑着脸走了进来。

“我去,你咋才回来啊。”

李安绑抬起头,见陈雨夜一脸不耐烦,苦笑道:“雨哥,抱歉让你久等了。刚刚审问犯人去了。”

“我知道,结果咋样,他俩有说什么?”陈雨夜道。

李安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那几个家伙嘴巴硬着,不管怎么样就是一句话不说,我都没辙了。”

“我去,亏你还是组长。”陈雨夜白了李安绑一眼道。“抓回来那俩家伙在哪,我去审审他们。”

“雨哥,拷打、精神折磨都试过了,没用。”李安绑苦笑道。这几个家伙不管怎么拷打,怎么从精神上折磨他们,他们的嘴巴就上是涂抹了强力胶一般,别说是说话了,就是哼也没哼一声。

“那是你们方法不对。”陈雨夜脸上露出了yd的笑容。“嘿嘿,走!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正确的方法。”

“恩?”

李安绑看着陈雨夜此时露出的那略有些yd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身体某个重要部位有些痒痒的赶脚武修路最新章节。

“好,雨哥这边请。”

李安绑让两个警员在这里呆着,自己带他去了关押两个人的地方。陈雨夜来到这间有些黑漆漆的屋子后,把灯开打,看见两个人都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而他们的手被铐在了一边的柱子上,脚也是被铐在床架上动弹不得。本睡在床上的两个人,见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睁开眼睛看着走进来的陈雨夜和李安绑。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俩真的啥都不说?”陈雨夜靠在墙上,面无表情道。

两人把听陈雨夜这话,把眼睛闭了上。光头大汉冷冷道:“废话少说,有什么酷刑就上,上完后给我个痛快就成。”

“够爷们,我喜欢!”陈雨夜对光头大汉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把头伏在李安绑耳边说了什么。

“雨哥,这,这能行么?”李安绑疑惑的看着陈雨夜道。

“相信我,没错的。”陈雨夜拍了拍李安绑的肩膀,“好了,你去准备准备,我先给这两位做做思想工作。”

“这,好。”李安绑面露难色的走了出去。

两个人的对话自然是被两个躺在床上的人听见了,两人不禁开始猜想这陈雨夜要对自己做什么。以前可听老大讲过,如果被抓到了,那就自杀。一群人以为老大担心他们会泄密,有些跟赵洪德熟的就说,“放心老大,不管受到什么严刑拷打,绝对不会对陈雨夜说什么的。”赵洪德听完后,没有满意的点头,而是破口大骂。“屁!老子这是为你们好,谁知道那犊子会想出什么非人的拷问方式。”从那时起,就不时有人猜测,被这个陈雨夜抓到了,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李安绑走出去后,陈雨夜关上了门走到床前,伸出脚踢了踢床架子:“喂,两位兄弟抽烟么?”

......

“好,看来你们不抽。”陈雨夜给自己点上一支烟,“不知道两位兄弟还是处男么?”

“处男?哼!老子破.处的时候,估计你还在吃奶。”两个人闭着眼睛,脸上露出冷笑。

陈雨夜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底在想什么了,他微笑道:“我想两位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两位被爆菊花过么?”

恩?两个人听陈雨夜这话,睁开眼睛看向了他,见他一脸淫笑,不由得都是感觉菊花紧了紧,这货不会是......

“哒!”

门这时被打开了,李安绑和两个壮硕的男警走了进来。陈雨夜这时对两个人淫笑道:“好好享受你们为数不多的直男生涯。”说罢,陈雨夜便走向李安绑那里。

听见陈雨夜这话,他俩已经明白陈雨夜要干嘛了,不由的开始大声道:“操!有本事给你爷爷个痛快,二十年后老在还是一条好汉!”

陈雨夜把他们的放当放屁,根本没听进去,走进三人后,陈雨夜派给三人一人一只烟,笑道:“这两位兄弟,这事今天就麻烦你们了啊。”

“没,没事。”

其中一个警察挤出一个笑容道。刚刚李安绑把两人叫到一边后,详细的把整个计划说了一遍,听完后两人都愣了。我去,陈雨夜这家伙还是人么。起初他们是不答应的,不过李安绑最后提醒两人,是帮陈雨夜的忙,两人就犹豫了起来。李安绑以前还是实习警员的时候,就帮陈雨夜打了个电话,结果现在就已经是重案组组长,在南广也可以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如果自己这次帮了陈雨夜,那么会不会,自己也跟他一样?两人想了想其中的厉害关系,一咬牙答应了李安绑的要求。年轻的时候老子手都没放过,这眼睛一闭一睁,就当是娘们了。

“恩,那就上。”陈雨夜抽着烟靠在墙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两个警察深呼吸一口,然后慢慢的走向了两个人。而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警察,两个人也是不停挣扎和大骂陈雨夜。不过陈雨夜一直都保持着微笑。看着自己的裤子被两个身材健硕的警察脱下来,终于.......

“操!你问什么老子都说,别他妈碰我!”光头大汉在被脱得只剩内裤后,急的都快哭了道。

“停手!”

听见陈雨夜这句话,不仅是床上的两个人,就连警员也是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两孙子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角色,那么自己就亏大发了。

陈雨夜走过去蹲下身子笑道:“这不就对了么,你们三个跟我出来一下。”说完陈雨夜对李安绑和三个人摆了摆手啊,然后走出房间后,陈雨夜道,“安邦,你帮我问清楚他们目前在南广有多少人,住在哪里。最后,最重要的是赵洪德在哪里。等会审问完了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要回家了。”

“恩,包我身上。”李安绑点了点头道。

陈雨夜也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两个警察笑道:“这次多谢两位兄弟帮忙了,说下你们的电话,等我这点破事结束后请你们吃饭。”

在南广,陈雨夜怎么也算大人物了。这等大人物请吃饭,要是说出去这该多有啊面子啊。两个人连忙把自己电话说给了陈雨夜。陈雨夜拿手机记好后,让他们一起审问两个人。等一切都安排好后,陈雨夜也就往重案组走去,准备等待李安绑给自己的汇报。审问这种事情,自己可没多大兴趣在一旁围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