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三十二章 老公!

第两百三十二章 老公!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820  |  更新时间:

陈雨夜舒服点后,站直了身子,一脸苦相活色生枭。这“一杯倒”果真是名不虚传,自己这算得上是千杯不醉的人物,竟喝了一杯后也有些招架不住。

“雨夜,你没事了?”周芸见陈雨夜好像吐完了,问道。

陈雨夜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周芸:“我倒是没事,如果刚换那男的喝了,那就有事了。”

周芸低下头,不敢看着陈雨夜。他这话明显是在责怪他们,不该用“一杯倒”去整人。不过这都还不是为了他,周芸有些委屈道:“好了,我们下次不会了。”

陈雨夜点了点头,让魏灵儿扶着自己坐进了后座。就在魏灵儿要开车的时候,陈雨夜把头探出了窗外:“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以后如果有王......主任的聚会,最好还是不要叫我了。”

陈雨夜这句话,就已经把话给说绝了。其实陈雨夜之前的心情也是十分忐忑的,当真的看到王倩影身边带了个男人,陈雨夜的心情好像跌倒了谷底,不过随即便想通了,人王倩影都能忘掉自己,自己凭什么又不能忘记一个曾经喜欢过自己的女人。

周芸听见陈雨夜这句话,沉思了一下,陈雨夜已经让魏灵儿开车了。看着车身离自己越来越远,周芸也只能叹息一声,转身走回了酒里。

车上,陈雨夜晕沉沉的躺在后座上,魏灵儿通过后视镜,时不时的观察着陈雨夜,有时候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不说出来的闭上了嘴巴。

“你想问我,我和王倩影之间的事情。”陈雨夜只是躺在后座,不过眼睛没有闭上的,他自然也观察到,魏灵儿在看他。

“恩。”魏灵儿没有否认的点点头,微笑道,“等会回去说,你还记得,我走之前,对你说的那句话么?”

“怎么会忘掉。”陈雨夜微笑的想着。魏灵儿在母气去世离去的那个早晨,曾说过,等她回来之后就想她坦白一切。当时陈雨夜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经过了这么多事,他大概明白了魏灵儿的意思了。

车停放在小区的停车场后,魏灵儿扶着陈雨夜回到家后,她把陈雨夜平方在床上,然后倒了一杯水给陈雨夜。陈雨夜接过水一口喝了个干净,把水杯放床头柜上后,见魏灵儿正坐在床边,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陈雨夜知道,那是魏灵儿在等他坦白。

“灵儿,我在坦白之前先问一句。”

“恩。”

“你会离开我么?”

魏灵儿听见陈雨夜这问题愣了一下,见他一脸眼熟,脸有些泛红的娇嗔道:“傻瓜,如果我要离开你的话,早就离开你了,再说了,我都有你的孩子了,怎么离开你啊。”

也是,魏灵儿都有自己的孩子了,自己还怕个啥。陈雨夜这么想着,点上一支烟缓缓开口了:“我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女朋友。”说罢,他凝视着魏灵儿,见她依旧微笑的看着自己,继续道。“那几个女孩跟你一样,都是我的爱人,我不能为了谁,放弃谁。”

“能给我说说,你们几个是怎么认识的么?”魏灵儿道都市爱神全方阅读。

陈雨夜看着床单,把烟摁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开口了。先是痴情的罗艾丽,从初中到大学,他俩的悲欢离合,嘻嘻怒骂,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股活宝的味道。然后是黄秋月。军营生涯的陈雨夜,有家不能回,黄秋月给了自己十分大的依赖。最后来一怒之下跑去国外,回国认识了安菲,凄美后淡淡的幸福。陈雨夜口才比较好,加上跟每个女孩经历过的都不一样,他将的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喜、时而悲,让作为听众的魏灵儿听的也是时而擦拭落泪,时而捂嘴开颜。

说完后,陈雨夜点上了一支烟,静静的抽着。魏灵儿也会低着头,过了许久,才叹息一声道:“你跟每个女孩子的故事,好像都是一本长篇小说,相比起,我好像显得有些多余了。”

“谁说的。”陈雨夜坐起身,一手抱住魏灵儿,一手用手指轻挑他的下巴,“我跟灵儿的故事,不是才刚刚开始么。”

看着陈雨夜的脸离自己如此近,魏灵儿心跳加快了起来,有点像把脸别开,不过陈雨夜那调皮的手指让自己只能这样看着他。陈雨夜微笑着朝魏灵儿的脸靠近,魏灵儿则是闭上了眼睛。

“哎呀!我忘了一件事情了。”激情过后,魏灵儿躺在陈雨夜的怀里,一脸委屈道。“书上说,怀孕前三个月不能有性。生活的。”

“噗!哪有这么多不许啊。”陈雨夜抱着魏灵儿,手不老实的在她的全身游动。

“讨厌,不要乱摸啦。”魏灵儿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陈雨夜的咸猪手,不过发现自己被他抱得死死的后,只好任由他了。

“灵儿。”

“恩?”

“叫老公。”

“不要啦,啊!你干嘛啊,恩~讨厌!”

再度风云后,陈雨夜和魏灵儿都睡去了。纵使陈雨夜再怎么捉弄魏灵儿,魏灵儿也坚决没有叫老公,这让陈雨夜十分的泄气。不过泄气至于,陈雨夜又燃起了斗志,他不相信,这小妮子以后不叫自己老公。

第二天一早,陈雨夜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魏灵儿已经不在了。坐起身伸了个懒腰,陈雨夜穿上衣服和裤子走下床,发现厨房有动静,于是悄悄咪咪的摸了过去,等摸到厨房时,他看见魏灵儿正在煎蛋,于是偷偷摸摸的来到他身后。

“嘿!”

“啊!”

魏灵儿被突然冒出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扭头看下去见陈雨夜正哈哈大笑着,拿起锅铲就朝陈雨夜挥去,陈雨夜躲了过去,一把拿住了锅铲,“呵呵,灵儿你谋杀亲夫啊。”

“哼!谁叫你吓我来着。”

魏灵儿白了陈雨夜一眼,收回锅铲继续弄着自己的早餐,陈雨夜则从后面抱住了魏灵儿,手不老实的捏着魏灵儿的要害。魏灵儿嘟着嘴看向陈雨夜:“哎呀,不要弄了,我都没办法好好做早餐了。”

“那叫老公。”

“不要。”

嘿,小妮子还挺倔。陈雨夜嘿嘿一笑,把手慢慢往下移动,在摸到魏灵儿的桃花源时,魏灵儿终于服软了:“好啦!老公,孩子他爸,你别闹了好不好,我还要做早餐呢。”

“嘿嘿,这才乖嘛。”陈雨夜亲了魏灵儿一口,像个得到糖果的婴孩一样,蹦蹦跳跳的就走出了魏灵儿,看的魏灵儿是直摇头,自己的男朋友,怎么是这等活宝啊。

吃完早餐后,陈雨夜问魏灵儿辞职后想干嘛,魏灵儿跟陈雨夜说想开一家宠物店,陈雨夜点点头说如果钱不够自己想办法。魏灵儿微笑的摇了摇头,把房子卖了的话钱已经够了。反正都是夫妻了,陈雨夜也没必要跟她客气,告诉她营业执照自己这几天会帮她搞定后,便起身准备去上课了,魏灵儿像个妻子一样嘱咐着陈雨夜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吃饭等。陈雨夜微笑的一一答应了他。等坐上车后,不由感叹道,原来这就是夫妻生活啊,自己老爹真可悲,取了个女强人,这辈子估计是没这个福气了。

“阿嚏!”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的陈忠揉了揉鼻子,“难道是哪个人在咒我?

“铛铛。”

“请进。”

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军人拿着一份报告走了进来,对着陈忠敬了一个军礼后道:“报告,目前赵洪德的消息已经打探到了,据人举报,发现赵洪德最进有出现在南广市?”

“南广市?”陈忠皱起了眉头,这赵洪德不跑出国,跑去南广市,莫非是想跟自己的兔崽子死鱼网破。“恩,这件事通知一下南广警方。”

进来的人点点头,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被陈忠给叫住了。“等会!京城内,有能敌得过我家臭小子的人么?”

“这。。。。。。”

进来这个军人以前跟陈雨夜是战友,陈雨夜的实力他自然是清楚的很,想了半天也没给陈忠一个答案。

“没有么,那你出去。”

“有倒是有一个,不过。。。。。。”那个军人面露难色,好像有什么不妥。

“但说无妨。”

“青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