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两百一十三章 我也不说什么了

第两百一十三章 我也不说什么了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800  |  更新时间:

几个人回到包房后,笑了一阵就绝口不提刚刚的事情了,毕竟今天是人家贾羽打主场,酒过三巡后,众人都是有些醉意,于是也就散场了火影之竹取辉夜全方阅读。打的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了,家里的人已经睡了。陈雨夜也喝了不少酒,所以直接扶着楼梯一摇一拐的就上了楼去,准备直接睡觉。

打开自己的房门后,陈雨夜一下子就跳到了自己的床上,抱着被子就准备入睡。

“慢着?”

陈雨夜这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腿下面,好像还压着一只腿。他把手放进被子里,刚好摸到了一个女人的馒头,凭借他老色狼多年的经验,加上这手感,他敢肯定,这被子里的一定不是安菲,既然是不是安菲,嘿嘿,那一定就是罗艾丽了。

猜到了被子里女的的身份,陈雨夜也就不客气了,一下子钻进了被子就吻上了罗艾丽的唇。罗艾丽好像刚才是睡着了,被陈雨夜这么一吻给弄醒了,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全身心投入了进去。

陈雨夜一边吻着罗艾丽,手一边在罗艾丽的全身游走,最后把手放进了他的小裤裤里。

“等会?”

陈雨夜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他虽然跟罗艾丽没做过几次,不过他很清楚的记得,罗艾丽下面好似是有毛的的,而自己摸到的这个,完全是白虎啊。陈雨夜把被子一掀,看见黄秋月正面颊绯红的微闭着眼睛,好像紧紧的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此时他感觉被子被掀开,也就睁开了眼睛,双眼饱含情谊的盯着陈雨夜。

陈雨夜看见黄秋月就觉得完了。都这样子了,自己这个混蛋是当定了。如果再跟人说句,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那自己不就是混蛋中的混蛋了

“我,那个。”

陈雨夜正在组织语言想跟黄秋月解释,黄秋月吻在了她嘴上,“我愿意。”

“愿意你妹啊!”陈雨夜在心底苦笑道,不过这时既然都已经犯错了,那么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这样想着,他从新把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窗外,微风吹过,带起尘埃。屋内,靡音动听,春色撩人。

凌晨十二点,陈雨夜靠着床头抽着烟,看着睡在一旁,面带微笑入睡的黄秋月,陈雨夜却怎么也笑不起来。明天早上起来要怎么跟她解释你,虽然自己很是花心,不过自己都已经有三个女人了,这事,哎~

“叮叮叮!”

陈雨夜手机这时候响了,陈雨夜拿起一看是罗艾丽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打开短信,里面的内容差点让自己吐血。

“嘿嘿,小色狼。多半你现在都已经如愿了,好好的爱惜秋月姐姐,晚安。”

“你妹,感情这都是你设计的啊!”陈雨夜现在狠狠的烟嘴,恨不得把罗艾丽裤子脱下来,打一百个屁股。

“罢了,睡觉,明天再想这些破事仙剑奇侠传之贱圣传说最新章节。”说,陈雨夜就躺下了睡去了。

第二天,他再次醒来时,旁边的黄秋月已经不见了,只有安菲在自己房间里玩着电脑。陈雨夜靠着床头坐了起来,挠了挠脑袋,“菲菲,几点了。”

“你醒了啊,都已经下午三点了。”安菲见陈雨夜醒来,从电脑那里走到床边,一脸暧昧的看着他,“昨晚,睡得安稳。”

“恩,还不错。”陈雨夜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不过马上就瞪大眼睛盯住了安菲。“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啦,这时我跟艾丽姐姐想出来的嘛。”安菲好像并没有因为陈雨夜和黄秋月的事情生气,一脸笑呵呵道。

“哼哼!你们竟然设计我,就不怕我生气么?”陈雨夜估计把脸一板想吓吓安菲。

安菲并没有被陈雨夜给吓着,反倒是捂住一笑:“呵呵,雨夜哥哥你演技好差哦。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见安菲并没有害怕,陈雨夜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随着微风晃动吊灯,他的内心也跟着这吊灯晃动了起来。不一会陈雨夜就起床了,吃过叶雨留给自己的午饭,他就准备带着安菲出去好好玩玩。

安菲听陈雨夜说带自己出去玩,很是开心,不过她道:“雨夜哥哥,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去看看秋月姐姐。”

“为什么?”陈雨夜不解的看着安菲。

“哎,你真笨耶!”安菲伸手打了陈雨夜脑袋一下,嘟着嘴巴道。“人秋月姐姐把一切都给你了,你就不觉得应该对她说点什么么?好了,去,去。”说着,安菲就把陈雨夜给推出了门外,把门狠狠一关。

其实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的男朋友往别的女人怀里推啊,不过舞菲的想法不一样。本来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对某些东西看的很淡,不过却对陈雨夜看的很重很重。他看得出来,如果没有自己和罗艾丽,如果陈雨夜一直在京城,那他女朋友的首选绝对是黄秋月。其实安菲还真猜对了,要不是当时赵洪德搞砸了陈雨夜的任务,他一气之下出了国,那他也不会和黄秋月分手。

陈雨夜站在门外,过了几秒钟后笑了笑,算了,自己的女人都不介意,如果他在装清纯就有点过了。他开着他老爸的悍马就往高云集团而去。

高云集团十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这会没有什么黄秋月要处理的事情,黄秋月坐在窗前,面色绯红的看着窗外,脑海里想着一个混蛋。

“叮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黄秋月从新坐回了办公桌前,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声音道:“黄总,有位叫陈雨夜的先生想见你。”

“陈雨夜来了!”黄秋月的心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恩,让她上来。”

“好的。”

挂断电话后,黄秋月赶紧翻出了包里镜子,站直身子看着自己全身,直到听见敲门声她才匆忙的把镜子放回了包里,然后装作淡定道:“请进。”

门被打开了,陈雨夜手里拿着一束百合花走了进来,关上门后,陈雨夜看着她笑道:”呵呵,我没有打扰到黄总。”

听陈宇这么说,黄秋月赏了他一个白眼,站起身子走到他面前:“这花是送我的么?”说完,黄秋月期待的看着陈雨夜,在自己的记忆中,陈雨夜还没有送过她任何东西,更别说女人最喜欢的花了。

“你想多了,这是送给我老妈的。”

陈雨夜此话一出,黄秋月的眼神明显的暗淡了,“哦,那你来干嘛?”

“呵呵,逗你玩。”陈雨夜把花往前一递,“送你的。”

“讨厌!”黄秋月娇嗔了一声,然后接过了花,“你现做啊,我找个东西把花放好。”说罢,他走进了办公室里的一个小房间,这是陈雨夜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怎么着也得好好保管啊。

陈雨夜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就点上了烟。过了一会黄秋月从房间里出来了,她见陈雨夜正看着她,心不争气的加快了跳动,“你,你看这我干嘛啊。”

“难道不能看你么,好。”说着,陈雨夜就闭上了眼睛。“好了,我现在看不见你了。”

黄秋月见他真闭上了眼睛,又好气又好笑道:“讨厌!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呵呵,我也是跟你开个玩笑。”陈雨夜睁开了眼睛,走到办公桌前坐在了她的位置上,然后拍了拍他的大腿。“坐,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黄秋月点点头,反坐在了陈雨夜腿上,陈雨夜想了一会开口道,“我有几个女人,我在你眼中是个混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老师。”

“啊?你说什么啊?”黄秋月有些听不明白,陈雨夜到底在说什么。

陈雨夜这时也是有些凌乱了,笑骂了自己一句:“靠,我真是白痴。我的意思是反正我的意思是,即使我这样,你也愿意跟着我么?”

“我们都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么。”黄秋月微笑的看着陈雨夜道,眼中的幸福不言而喻。

陈雨夜听完她的话,点了点头:“那好,我也不说什么了。”说罢,他捧着黄秋月的脸就吻了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