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一百八十章 解答

第一百八十章 解答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441  |  更新时间:

“喂平凡家庭。”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陈雨夜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请说话,不然我就挂了。”

“别挂,老——爸,是我。”

“嘟嘟嘟嘟......”

.......

“我去,这老东西有病。”陈雨夜又从新拨了过去,心中不忿道,“尼玛我鼓起勇气给你打个电话,你竟然等我亮明身份就给我挂了,就算你是我老子,我也要说句妈妈个吻!”

“喂,老家伙,你干嘛挂我电话!”从新接通后,陈雨夜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紧张,他怒斥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才开口,“呼~这才是我那不孝子嘛,刚刚果然是我接电话的方式不对。”

陈雨夜被自己老爸的回答弄得差点一口老血就吐地板上了,“去你的,没时间跟你废话。老头子,我想问你,安叔叔家是不是有三个女儿下落不明。”

“你小子从哪里听说的?”

“这你就别管了,你就说是或者不是。”

“是。”

陈雨夜听到这个字,简直就如同一道闪电从自己头上划过,这太扯淡了,那怎么解释,安明琪在南广,而舞菲、舞蝶在普洱。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有,我找到她们三个了。”

“什么!你怎么找到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陈雨夜道,“说来很扯淡,但世事就是这么巧合。”

“咱能把废话跳过,说重点么?”

“好。。。。。。”陈雨夜把和安明琪还有舞菲、舞蝶两姐妹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至于尚武,陈雨夜选择性的把他的桥段给切了,尚武的事情陈雨夜不想告诉自己老爸,这件事情陈雨夜另有打算。

听完陈雨夜所说的之后,陈父沉默了许久,才又开口道,“照你这么说,原来那两个丫头是流落到普洱去了,恩,她们现在在哪?”

“两个在我班上,一个在孤儿院,好了,老头子,你还是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他们三个会被分散到普洱和南广?”

“好,这件事情也该告诉你了覆雨翻云之一刀霸魂全方阅读。”

“也该告诉我?”这话陈雨夜听着怎么有些别扭,难道说,这件事情自己本就应该知道,还是说,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

“十四年前你被送到南广市,当时我和你母亲说的是为了培养你的独立能力,其实不然。当时的实际情况是,上面要大洗牌,而我和你安叔叔都在有可能被洗下去之列,当时我们两个人因为一些官场方面的恩怨,跟一个叫赵将的结仇了,他儿子你也认识,叫赵洪德。如果我们一旦被洗下去,那么绝对会是灭顶之灾。当时我和你安叔叔觉得有可能就大难临头了,本想把你们送出国的,哪知赵将那个混蛋竟然用了一些不干净的手段阻止,我们也没办法,只好是秘密的把你们交给选好的普通人家让他们带走,之后我和你安叔叔很幸运的没有被洗掉,我是想就等你小子在外面,说好是让你独立的,这一下子又把你接回来那不是个事。可是你安叔叔就惨了,三个女儿,全无音讯,唯一所知的就是有一个女儿跟你在同一个城市。”

陈雨夜听完自己父亲所说的,茅舍顿开啊,照他这么说,那就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安明琪在南广,而舞菲、舞蝶在普洱了。

“喂,喂,你小子又在听么!”

“有在听,整件事情就是这样了么。”

“不然还能怎样,那三个女孩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都挺好的,好了,这消息你先告诉安叔叔让他安心,过段时间我会亲自把她们带回去的。”

“好,你老子我要去开会了,就不和你小子闲扯了。”

“赶紧滚,一会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

陈雨夜收起了电话,微笑的趴在桌子上睡下了,这谜团被解开了,心情自然也没有刚刚那么沉重了。

放学的时候,陈雨夜发短信让舞菲、尚武和安明琪三个人在到停车场来,然后载着他们三个就朝着思爱孤儿院而去。三个人都是很奇怪陈雨夜为什么要去孤儿院,难道是因为他想送尚武(我)回去?

等到了孤儿院的时候,陈雨夜又叫三个人下了车,然后带着他们就来到了舞蝶的房间,舞蝶的反应和三个人一样,也是很奇怪陈雨夜的举动。

“好了,我也不跟你们废话了。”陈雨夜坐在椅子上看着四个人,“今天我把你们叫到一起,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是关于你们四个的身世,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四个人一听是有关于自己身世的,都是绷紧了神经,等待着陈雨夜的下文。

陈雨夜在心中措词了许久,才道:“小菲、小蝶,其实你们俩跟安明琪是姐妹。”

“什么!”

三人听见陈雨夜的话,都是大叫出声,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其中安明琪最为激动,原来这不是她的猜测,这是真的。

“你们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好。”陈雨夜对他们坐个了放轻松的手势,见他们的情绪都稳定了不少,才继续道,“其实小菲、小蝶你们两个不姓舞,你们俩姓安,你们是安明琪的姐姐,是我叔叔的女儿。”

“老师——我。”安明琪这个时候眼睛已经红了,她看了看舞蝶和舞菲,又看了看陈雨夜,不过情绪太过于激动,她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雨夜微笑的站起身:“你们三姐妹先好好聊聊,尚武你跟我出来。”说罢,他带着尚武就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门不远,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哭声,尚武这个时候有点担心:“老师,她们没事?”

“你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

“我怎么了?”

陈雨夜把她带到了走道镜头的窗户边,陈雨夜看着外面良久才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尚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他们以前能把我丢掉一次,那么谁可以跟我保证没有第二次呢。所以老师你还是别说了,我对我家人真心不感兴趣。”

“你小子挺倔的嘛!”陈雨夜拍了尚武的背两下笑道,“既然你小子不想知道,那我也就线不告诉你了,不过你要记住一点,好好保护自己,一旦有状况,给我打电话知道么?”

尚武虽然不明白陈雨夜怎么突然这么关心自己的安危,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等他俩再回房间的时候,三姐妹已经停止了哭泣,聊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陈雨让夜舞菲和安明琪今晚就在这睡了,毕竟三姐妹应该有很多话要说。而自己现在,就要去帮东尚志演戏了。

南广市西郊,那里由于还没有开发,所以大部分都是荒废的瓦房和杂草地。东尚志这个时候正躺在野草上,嘴里叼着一根刚摘下的狗尾巴草,很是悠闲的哼着小曲。

“哔哔!”

听到鸣笛声,东尚志站起身子,看着大众车里的陈雨夜,他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拿起放在一旁的匕首,就朝着他快速的冲了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