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一百六十九章 吻我啊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吻我啊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727  |  更新时间: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等罗艾丽醒悟过来的时候,直接已经被陈雨夜给拉到了屋外慢慢仙途。她用力甩开陈雨夜的手,有些微怒的看着她:“你疯了啊,干嘛拉我出来。”

陈雨夜转过身,一脸柔情的看着罗艾丽道:“跟我回去,萝莉。”

看着陈雨夜这个样子,罗艾丽差点就答应了。不过一想到舞菲,她的眼眶里又是一闪一闪的了:“我才不要,你现在不是有舞菲了,还来找我干嘛?”

陈雨夜最怕罗艾丽提这个了,他既不想放弃罗艾丽,也是真心的喜欢舞菲,这让他内心十分的纠结,难道这要像周芸说的那样,全部都收了?

看着陈雨夜那犹豫的面孔,罗艾丽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后退两步:“算了,你喜欢的是舞菲,回去,我说过了,等我想明白了,我俩还是好朋友。”

这句话陈雨夜在信上就已经看过了,不过真正听罗艾丽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的心要比当时难过何止千倍。

“我......”

陈雨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三娃已经走了上来,他把罗艾丽挡在身后,怒视着陈雨夜:“又是你这个无赖,你想对艾丽做什么?”

“艾丽?这是你能叫的。”陈雨夜冷视着三娃,“如果你不希望你再挨一顿打,就滚一边去。”

三娃见陈雨夜那要吃人的眼神,被吓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不由得就后退了两步。

“陈雨夜,你过分了!”罗艾丽走上前,怒视着陈雨夜。“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恶霸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找无辜的人发泄一样,我很讨厌。”

“讨厌,哈哈哈哈。”

陈雨夜突然捂脸狂笑了起来,这让罗艾丽和三娃都摸不着头脑,过了好一会陈雨夜才止住了笑声,拉着罗艾丽的手就往村口走去。

三娃这个时候赶紧上前,想要抓住陈雨夜的手。不过他还没触碰到陈雨夜,就被陈雨夜一脚踢翻了他。

陈雨夜瞪了躺在地上,一脸痛苦捂住肚子的三娃,拖着大吵大闹的罗艾丽往前走。

“陈雨夜!”

走了一段路,罗艾丽又甩掉了陈雨夜的手,一巴掌甩向了他,陈雨夜抓住了罗艾丽的手,冷冷的看着她,罗艾丽也是瞪着陈雨夜。突然陈雨夜一下子就吻在罗艾丽的嘴上,罗艾丽先一愣,然后猛的就推开了陈雨夜。

“你疯了......呜呜。”

罗艾丽还没说完,陈雨夜的嘴又贴了上去,而且还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全身动弹不得。这一吻直到陈雨夜感觉换气有些苦难才松开了罗艾丽,罗艾丽此时已经是双颊绯红,眼神也是有些迷离了还珠之禛收禩心。

“那三个字,我不是说不出口,只是我通常会用行动来代替我的嘴巴。这三个字,我同样没有对舞菲说过,我也只用行动表达。我不想失去你们两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不过我尊重你的选择。”

“我......”罗艾丽犹豫了,按理来说,她才是舞菲和陈雨夜之间的第三者,现在陈雨夜有可能和自己在一起,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啊。不过理智告诉她她不能答应。

见罗艾丽久久不说话,陈雨夜脸上的表情变得苦涩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的选择了。”

陈雨夜放开了罗艾丽,然后独自一个人朝着村口走去,只不过,那背影显得是那么的没落。他本来是想强行带回罗艾丽的,不过在听见罗艾丽刚刚问自己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发现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而已,他现在不奢求什么了,只希望把自己心底的话告诉罗艾丽,仅此而已。

罗艾丽站在原地,脑海里全是陈雨夜刚刚的那句话,等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陈雨夜已经不见了身影。

“生活其实真的很平凡,任何人都不能得到所要的全部,有得必有失,只是在得失的选择中,拥有你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这是陈雨夜不知道在哪部电影、电视剧或者小说看到的一句台词,此刻他好像明白了,既然罗艾丽已经无法再挽回了,自己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对她的那份爱永存心底。

“哎~”

坐在小镇上的饭馆,陈雨夜叹了一口气,举杯和上午载他来那个老汉一饮而尽。

老汉见陈雨夜唉声叹气的,给他满上了酒:“小伙子,我看你穿的这么好,还叹啥气嘛。你看我这辈子,就农妇、山泉、有点田。不一样活的很开心。来,喝酒。”

面对老汉的安慰,陈雨夜也只能用微笑的跟他碰杯,然后一饮而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后,陈雨夜的脑袋渐渐的开始有些不清醒了,他接着酒劲道:“老伯,问你个事,你这辈子,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这个。。。。。。”听陈雨夜问这个问题,那老汉的老脸也是一红。“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喜欢过人啊。”

“说来听听。”

陈雨夜给自己和老汉的杯子满上酒,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老汉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后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的,你知道70年代那个特殊的年代,当时我们生产队里有个女娃,长得很漂亮。我们那个生产队的人都很喜欢她,而她好像也很喜欢我一样,我们在参加劳动完毕后,就经常一起去看看日落啊,我也会讲一些很有趣的故事给她听。用句现在年轻人常说的话,就像是拥有了她等于拥有全世界。”

“后来呢?”

“我们结婚了。”

“扑!”

陈雨夜刚刚一口酒喝进去,听见老汉的一句话又把嘴里的酒给喷了出来。尼玛,这不科学啊,一般这种故事不是都以悲剧收场的么?

拿纸巾擦了擦嘴巴,陈雨夜道:“没了?”

“没了,她就是我现在的婆娘。”老汉一脸的幸福,就好像以前他追他老伴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了一样。

“那你觉得你幸福么?”

“厄.......很多年前,我俩就没做那事了。”

.......

这世界上并不到处都是悲剧,只是人们习惯性的放大了别人的幸福,和无限放大了自己的悲剧。想通了这一点,陈雨夜的心理终于有那么一丝丝的安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罗艾丽,就更应该把我好舞菲,把握好眼前的幸福。

“年轻人,我看你是为情所困?”老汉拍了拍陈雨夜的肩膀。“想开点,爱情这种事是不能强求的,你饿不饿,我帮你叫碗面。”

“不用了,谢谢。”陈雨夜苦笑道:“不过我这个情它有点乱,我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乱。”

老汉不理解陈雨夜话里的意识,跟他碰杯又是一饮而尽。

这顿酒一直喝到傍晚六点,老汉开着自己的拖拉机走了,而陈雨夜也是找了个旅馆,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回家。第一晚,陈雨夜睡的很香,他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床。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陈雨夜的心扉好像也打开了,自己争取过了,没有遗憾了。

坐车来到了普洱市飞机场,陈雨夜买了一张下午飞往南广的机票,然后就坐在机场大厅里等待安检登机。

“咳咳。”

就在陈雨夜无聊的快睡着了的时候,一阵咳嗽声让他先是一愣,然后不敢相信的抬起了头,看着那张熟悉的笑脸,然后,他也笑了。

“萝莉,你......”

“别乱想,我才不会让你的二女一夫的计划得逞。”罗艾丽坐在陈雨夜的面前,一脸微笑的看着他。“我和你一样,只想说出我的心声。”说完,罗艾丽见陈雨夜还愣在哪里,娇嗔道,“还愣着干嘛,吻我........呜呜。”

机场大厅里,一对情侣旁若无人的激吻着。路过的人纷纷用好奇、祝福、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们。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就像罗艾丽刚刚的那句话,愣着干嘛,吻我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