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一百四十一章 雨夜与舞菲

第一百四十一章 雨夜与舞菲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799  |  更新时间:

由于刚刚那个少女的出现,陈雨夜吃饭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有时候就咬着发呆。龙津和王倩影都看了出来,不过看陈雨夜的样子,肯定是不会说的,所以他们索xing也就不问了。

吃完饭后,陈雨夜没有坐他们的车,直接就打的去了孤儿院。

“姐夫、”尚武推着舞蝶在院子里散步,见陈雨夜急冲冲的走进来了。“怎么了,看你这么着急,有事么?”

“小蝶,你们院长在么?”陈雨夜喘着气道。“我现在找她有很急的事情。”

“他就在办公室.......姐夫!什么事啊。”舞蝶还没有说完,陈雨夜就急匆匆的跑着跑向了大楼。“奇怪,姐夫到底怎么了,这么着急找院长?”

陈雨夜来过一次,所以很快的就到了办公室门外,这次他门也不敲的直接就闯了进去。

院长这个时候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停的揉着太阳穴,见有人闯了进来,慌张的抬了头,不过见是陈雨夜,马上就松了一口:“是你啊,有什么事情么?”

“唐院长,我有事想问你。”陈雨夜走到办公桌前。“你以前托人把舞菲的骨灰托运到南广来,你有确定过骨灰么?”

“这个怎么确定啊?”唐院长奇怪的看着陈雨夜,“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舞菲的骨灰被我托运过来的?”

“舞蝶告诉我的。”

“看来她已经知道了啊。”唐院长苦笑了起来。“也是,这孩子这么聪明,而且这件事情尚武也知道,她知道也不足为奇。”

“现在不是舞蝶的事情,是舞菲她......”陈雨夜一脸的着急,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要说什么才好。

唐院长见他的样子,站起来给他端了一根凳子:“你先别急,坐下来慢慢说。”

“谢谢。”陈雨夜坐在了椅子上,不过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一着急,猛的抓了抓头发。“我看见舞菲了!”

“什么!”

舞蝶和尚武也是推门而入,两个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陈雨夜,舞蝶道:“姐夫,你......你确定没.....没看错。”舞蝶呼吸急促着,她明显也是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

陈雨夜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唐院长:“所以,我想来考证一下,当时舞菲真的死了么?”

“我也不知道。”唐院长摇了摇头。“村里面看到舞菲尸体的时候,她的尸体已经面无全非了,不过她身上有个手镯,据说这是舞菲随身带的。

“没错啊,这是我送她的。”陈雨夜眼神空洞的看着地面,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难道,我刚刚真的看错了?”

唐院长看着陈雨夜这个样子,拍了拍他肩膀:“你的事情我也听那个村子的人说过,节哀,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

陈雨夜好像没有听见唐院长的话,眼睛依旧看着地面。过了好一会,他自嘲的笑了笑:“也是,我可能是看错了,舞菲怎么可能又活过来了。”说完,他一脸沮丧的站了起来,也没打招呼就走了出去。

“雨夜哥哥,你当我男朋友好不好。”

“雨夜哥哥、雨夜哥哥、雨夜哥哥......”

陈雨夜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舞菲那纯真的笑脸,不过这对陈雨夜来说简直是折磨,他捂着胀痛的头艰难的走下了大楼,然后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咳咳!”陈雨夜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带到一间很破旧的瓦房里。他忍着痛坐了起来,看着这破烂的瓦房。“我是在哪?”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一个衣着有些破烂,背上背着草药的少女走了进来,她见陈雨夜坐了起来,她把背上的背篼放倒了地上,跑了过去:“你醒了啊。”

陈雨夜这个时候看向了这个少女,好美,人世间竟然又如此美丽的女子。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少女退后了两步,jing惕的看着陈雨夜。

陈雨夜摇了摇头,然后微笑的看着她:“不好意思,我没恶意的。请问是你救我的么?”

少女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没有放松jing惕:“那天我去请医生给老师看病,看见你倒在地上余医生就顺便帮你包扎好了胸口和腿上的伤口。”

“胸口和腿上的?”陈雨夜记得自己背后挨了很多枪,这么会只有胸口上又伤口,他扒开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的防弹背心上有无数的弹孔,而胸前的被划破了。“看来,是这件防弹背心救了我的命。”

“喂,你没事。”少女见陈雨夜看着自己的胸口发呆,便道。

陈雨夜微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舞菲。”

“舞菲你好,我叫陈雨夜,厕所在哪里啊。”陈雨夜说着就要走下床,不过一下子动作太大,一下子牵动了腿上的伤口。“嘶~”

舞菲见他一脸痛苦,赶紧道:“你别乱动,要上厕所是,等等。”说完舞菲就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她拿着一个夜壶走了进来。“余医生说过,你的伤口很深,最好这几天不要乱动,拿去。”说着她把夜壶递了过去。

陈雨夜接过夜壶后,笑道:“谢谢。”

“不用谢,我是不能见死不救而已,我先出去了,你上完后就好好躺着。”

陈雨夜看舞菲走了出去,便走下了床,不过刚刚站立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痛,还好陈雨夜扶着床,不然一定摔个狗吭屎。

陈雨夜捏了捏自己的腿,虽然被包扎着,不过在腿里的子弹并没有取出来:“看来回去后,还要请个医生把我腿上的子弹取出来才行。”说完他咬牙站稳,然后就是一江chun水向东流了。

“好了没?”刚尿完,舞菲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陈雨夜拉上拉链,坐在床边:“好了,你进来。”

舞菲推开门,手里拿着一副拐杖:“你腿上的伤听余医生说很严重,这幅拐杖是院长以前用的,我向他要了过来。”

陈雨夜刚刚要说谢谢,舞菲就抢先道:“别谢我,我说过我不可能见死不救的,这里有草药你等会自己煎着喝了,我要回孤儿院了。”

“呵呵,好的。”

舞菲跟陈雨夜挥了挥手,然后就走了出去,陈雨夜这个时候架着拐杖走到门口,看着舞菲一蹦一跳的离开,忽然笑了出来,这小女孩还真有意思.......

陈雨夜感觉自己的人中有点痛,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舞蝶和尚武都紧张的看着自己:“你们......我这是在哪?”

“在我的房间里。”尚武担心的看着陈雨夜。“老师,你刚刚突然昏过去了,舞蝶都差点被你吓死了。”

“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陈雨夜坐了起来,笑着看向舞蝶。“姐夫有个老毛病了,一旦情绪过于激动的话,就容易晕倒。

“没事,姐夫你跟我说说,你刚刚真的看到姐姐了么?”

陈雨夜摇了摇头,笑道:“可能是我太想你姐姐,所以看错了。”

“不会的,那一定是姐姐!”舞蝶这个时候坚定的看着陈雨夜。“姐夫,你老实告诉我,你亲眼看见姐姐死了么?当时你所见是怎么样的。”

陈雨夜捂着头,痛苦的想了起来:“当时我被人拖了出来,整个房间就燃烧了起来。我想救舞菲,不过被人拦住了,我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整栋房子变成废墟。”说完后陈雨夜,不断的锤自己的脑袋,好像那一幕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跟当初一样,只能看着。

舞蝶见陈雨夜用手敲自己的脑袋,连忙和尚武一起抓住了陈雨夜的手:“姐夫,你别激动。既然你没亲眼看见姐姐死了,那姐姐有可能还活着。”

“对,她一定还没死,他没死。”陈雨夜像个神经病一样,捂着头喃喃自语道。

舞蝶和尚武看陈雨夜这个样子,都是叹了口气走了出去,陈雨夜现在需要冷静。

(由于有急事,这章可能有点乱,我回来会仔细看看然后修改的,求收藏╭(╯3╰)╮)<dd>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