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风流教师>第六十七章 阉掉杨万(下)

第六十七章 阉掉杨万(下)

本书:风流教师  |  字数:2635  |  更新时间:

魏灵儿的车没有开多远,甚至没有开出不夜街就停下来了。

“她来这里干嘛?”陈雨夜看着魏灵儿下车走进了一间酒,那间酒正是上次差点让自己挂掉的“东芝”酒。“不过还好,这几天我身上随时有带装备。”

陈雨夜从口袋里拿出了口罩挂上,一个帽子也是扣在头上,然后就走进了东芝酒。

东芝酒的生意也是很火爆,陈雨夜走进去后便四处的寻找着魏灵儿,见一个保安穿着的人带着魏灵儿上了二楼,陈雨夜便朝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站住,你是干嘛的?”刚想上楼,守楼梯的一个小弟就拦住了陈雨夜的去路。

“哦,我是来找人的,这是我的名片。”陈雨夜把手放进口袋里,掏出一名片递了过去。

小弟结果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老子是来找茬的”,他刚想叫的时候陈雨夜的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手指放在最前:“嘘~咱能安静点么,我不会杀你的,只需要你带我上楼就可以。”

小弟吞了一口口水,往下面看了看,一把乌黑的枪口,正顶着自己的肚子,无奈小弟只好点点头。

陈雨夜笑了笑,躲在他背后,小弟便带着他走上了楼。

“瘦猴你上来干嘛?”这时候在楼上的翔集会人员不解的看着瘦猴道。“你还是赶紧下去,不然等会被少爷看到你擅离职守,你又要挨揍了,你脸se怎么这么差?”

瘦猴满脸是汗,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浑身抖动了一下,然后眼睛闭上就倒下了。

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男人忽然站起身,然后手中那把消音手枪连续she击,他们刚想大叫的时候都感觉身上一麻,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今天你们还要感谢老子要上课,不然就不带麻醉弹了。”陈雨夜冷笑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个人,然后把二楼的房间一个一个的打开,最后只剩下一个房间,陈雨夜一脚踢开那个房门。

房里的魏灵儿正被放平在沙发上,而一个男人已经脱下了她的外套,里面露出了魏灵儿那有点小可爱的内衣,和那火辣的身材。

“你是谁?”男人转过了头,对陈雨夜道。

陈雨夜定睛一看眼前的男人,这个不正是杨万么?今天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我是你大爷!”

“我cao......”杨万骂了一句拿了桌上冲锋手枪,就在自己举枪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和双腿一麻,然后就跪倒在陈雨夜的面前,枪也是刚好掉在了陈雨夜的脚下。

陈雨夜看着杨万跪在自己面前。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杨万喷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陈雨夜则俯身捡起了地上的手枪:“冲锋手枪?看来今天我是捡了一把好货啊,看样子还你还没she过一颗子弹,正好让你尝一尝这种枪的滋味。

杨万听陈雨夜说要拿自己试枪,他一把抱住了陈雨夜的大腿:“咳咳,大哥,求你手下留情啊,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和你老爹一个尿xing,都喜欢抱人大腿!”陈雨夜一脚踢开了他,然后二话不说的就朝着他的裆下she击着。

“哒、哒、哒!”

“啊!”子弹不正不偏的刚刚打在杨万的蛋上,杨万大叫了一声,便晕倒了过去。

陈雨夜等把弹夹的子弹全部打完才停手,把枪扔到一边然后跑到沙发旁边帮魏灵儿穿上衣服,扶着她走出了酒。

“呼~灵儿你醒醒。”开动魏灵儿的车后,陈雨夜由于不知道魏灵儿的家于是摇晃着她。

“恩~”陈魏灵儿扭动身子叫了一声,脸se绯红的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陈雨夜。

“灵儿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陈雨夜边开车边问道。

魏灵儿并没有出声,表情时而痛苦,时而迷离的看着陈雨夜。

陈雨夜感觉有些不对劲,魏灵儿这样子就像......就像,就在陈雨夜有些不敢想的时候,魏灵儿一下子抱住了正在开车的陈雨夜,把嘴凑向陈雨夜。

“呲~”

陈雨夜把车停在了路边:“灵儿你住手,别这样。”陈雨夜用手挡住了魏灵儿亲向的嘴巴,心里大骂道,“杨万你他妈个人渣,既然对灵儿用药。”

不过骂归骂,现在最重要是要怎么解决魏灵儿被下药的事情,看样子杨万用的是那种必须要靠ooxx才能解毒的药,思来想去陈雨夜按倒了魏灵儿:“妈的,我就当一回se狼。”

在几乎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车辆的武夷大道,一辆车正有节奏的震动着,而美妙带有诱惑的女音从车里传出......

就在杨万出事的半个小时后,才有人发现二楼的情况,当时下面的人经过短暂的呆滞,马上把这一消息报告给了正在住院的左震,左震听说自己的儿子遭受到了枪击,也不管身上的伤势,坐着轮椅和一群翔集会的人来到了东芝酒。

“我儿子在哪?”站在轮椅后的人推着左震进了东芝酒。

东芝酒的领头人站出来,不敢看左震的眼神道:“在.....在二楼接受医生的治疗。”

左震看了看他,然后对旁边的人道:“通知公安局,给我开个死亡证明。”

听了左震的话,负责人马上吓得跪倒在地:“老大......别........”

“砰!”

“砰!”

“砰!”

在一片枪声当中,负责人倒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医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左震给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推自己过去。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推了推眼镜道:“左董,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令公子的命是保住了。”

“呼~”左震听医生说杨万没事,心瞬间就放了下来。“保住命就好,保住命就好啊。”

“不过......”医生一脸悲伤的看着左震,这让左震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令公子恐怕......以后没办法再生育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左震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然后呆坐在轮椅上了。过了良久,他菜从这个噩耗中醒了过来:“我......我儿子他......他到底怎么了?能治好么?”

医生摇了摇头:“这个恐怕没希望了,令公子的睾。丸已经完全碎的不成形了,估计是最先进的仪器也没办法复原。”

左震听完医生的话,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彻底的沉到了谷底,他挥了挥手示意医生走,然后让人把自己抬上了二楼。

被人推进房间,左震看了看地上的一滩血,然后就马上摇着轮椅到了床边,强忍眼泪道:“儿子。”

“爸。”杨万看到自己的父亲,眼泪立刻就像泉水般涌了出来。“爸,你一定要抓住那个人,为我报仇雪恨啊。”

左震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一脸愤怒的看着杨万:“放心,爸爸一定会的,告诉我,那混蛋是谁?”

“不知道,不过他救走的那个女的是蒙蒂高中的女老师,他接了我的高利贷没钱还款,所以我想她钱债肉还,谁知那混蛋冲进来,我就成了现在这副摸样了。”

左震一听蒙蒂高中,首先想到的就是陈雨夜,不过转念一想,除非他是笨蛋才会到东芝上,上次的亏还没吃够么?

“蒙蒂高中魏灵儿是,老爸一定会找到那个女老师为你报仇雪恨的!”左震然后招了招手,旁边的人下了头,“明天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叫做魏灵儿的老师给我带到我的病房来,还有去弄一辆车,把太子也接到医院去。”

“是!”<dd>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